--/--/--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2009/12/07 (Mon) 《金环蚀》大结局(12月20日全文END)

这也算是个骨灰坑了,就剩最后十来页了,原翻译同学却人间蒸发了。。。TAT
由于最近被盐泽大神迷得晕头转向(刚刚开始接触Drama的人捂面),于是心血来潮把结局补完了~~~~


《金环蚀》第四章 蓝色蔷薇(后半段)
原作:山蓝紫姬子
翻译:花小白

私人翻译,谢绝转载。

原先的情节发展到拍卖会结束后,卡特将梅尔洛兹母亲的遗物赠还他,提出的“代价”是陪自己跳一支舞。

我执起他伸出的手吻了一下,像发出邀请般轻轻牵起,让卡特从睡椅上站起来。
避开家具、站在房间中央的我们,静听着从“镜之厅”传来的轻微的舞曲声,合着流畅的华尔兹节奏翩然起舞。
与女性跳舞时,我都不曾如此紧张心跳。
在夏城时,虽说也有几次和卡特共舞的机会,可今晚却格外特别。
有一瞬间,我想到要不要问下路奈的事,然而很快我就放弃再去思考此事,因为和卡特两人共处的时间是如此短暂。
此时此刻,只想看着他,想着他,同时希望卡特也和我一样。
尽量让身体紧密贴合,我们如同彼此深爱般相拥而舞。
“克莱西斯看到的话,恐怕会误会……”
我是这样紧拥着卡特,与他融为一体。
“克莱西斯不会来,今晚是他订婚的日子……”
“原来传闻是真的……”
惊讶的同时,我心中再次燃起了希望和期待。
“已经传开了?好快啊。”
也许是感到疲倦了,卡特微微后退离开我的怀中,慢慢走回桌子旁。
随后,他执起我喝过的威士忌玻璃杯,将剩酒一饮而尽。
流畅的喉部线条上下移动,知道那灼烧般的烈酒正滑入卡特体内,连我的胃也开始发热。
“那个,我还听说被推为候选人的女性有两位。”
会和哪位结婚呢?可我不知道问这事合不合适。
“婚礼就在下个月,圣诞节之前会办完仪式,作为蜜月旅行兼带工作,这个冬季大概会坐船环游世界……”
“坐船?环游世界?”
“克莱西斯也打算在停靠的港口采办些货物。”
可以想象,克莱西斯•罗尔夏哈帝会借巡游世界之机,网罗那些精美的、也可说是邪恶的商品,进一步拓展自己的事业吧。
“那您打算怎么办,这段时间……”
事实上,我想详细探寻的是克莱西斯结婚后卡特会怎样。
是如传闻所说,寻找新的庇护者,还是终于能获得在夏城时对我诉说的那种生活,可是,现在的他,已没了当时我所见到的耀眼神采。
卡特抬起眼帘注视着我。
手中的玻璃杯已经空空如也,我感到他似乎还需要来点酒。
“一切如常,我是克莱西斯的东西,我知道逃不了,永远……”
卡特的回答令我丧失了冷静,忍不住打断了他的话。
“可是,成为他妻子的人,能容许您这种情人的存在么?”
“她对此一清二楚,而且知道我也会乘上蜜月旅行的船。”
我倒吸了口气。
蜜月中的新郎,是打算在妻子和情人的床上来去自如么?对那位女性而言,岂不是难以忍受的屈辱。
亦或是卡特将被招至这对新婚夫妇的床上——
“……传闻没提到么?克莱西斯想要一位继承人。”
身为重视家族血统的名门后代,其与生俱来的宿命和义务。
我心中已了然。
克莱西斯是想尽早完成义务,从而从这种束缚中解脱。
为了不让家族中的任何人对自己和卡特的关系予以置喙,克莱西斯才决定结婚,并留下继承人。
——我知道逃不了。这么淡然回答的卡特,话中之意却愈加沉重。
“那,是谁呢?结婚对象。”
可怜的是那位女性,还是说,只要能被纳入罗尔夏哈帝一族,就足以补偿这不幸的婚姻?我无法理解。
“是弗里希拉小姐。”
告知我这个名字后,卡特取下了别在胸前的蓝色蔷薇,像要确认余香似的将脸凑近花前。
我的心猛跳了一拍。
卡特轻吻了一下蓝色蔷薇,用指尖玩弄着已被剥去荆刺的花茎,随后将之抛在了地上。
“蓝色蔷薇……”
不可思议的蓝色,仿佛是不存在于这个世界的颜色。
“这是克莱西斯为了我命人嫁接、培育出来的特殊蔷薇,仅有一代的,蓝色……”
只属于卡特•弗雷格朗斯的蓝色。
将视线从蔷薇移到我身上的卡特,眼瞳中闪现出妖艳、润湿的光芒。
那是陷入情欲时的眼眸。
也是在夏城以一己之身承受男人们的洗礼之后,哀郁而病倦的眼眸。

“卡特,能和我再跳一支舞么?”
我再次执起他的手来到房间中央,合着流淌而入的舞曲声滑开了舞步。
跳舞时,那双妖艳润湿的翡翠色眼眸一直凝视着我。
似乎是微微感到痛苦,卡特轻蹙着眉头,单薄的嘴唇仿佛在发出诱惑。
想碰触他双唇的欲望,激荡在我的体内。
我遵从自己的欲望行动了。
紧拥他入怀中,夺走他的双唇,让他无法后退、无法逃脱,我要用喷薄而出的激情之火将他包围。
卡特并没有拒绝我的吻。
“只能到此为止,梅尔洛兹……”他接受并回应了我的吻,可当晕眩在高昂欲望中的我进一步索求时,他却明确地表示出拒绝。
可是,我们紧密贴合在一起的肉体却在渴求着彼此。
男人的身体掩盖不了欲望。
我只是刺激性地动了动贴合着的身体,卡特就从喉间深处发出含混不清的声音。
正当我臆想着那形状优美的下颚是否会微微上扬时,他双唇轻启,“梅尔洛兹……”
从口型中,我认出了自己的名字。
一瞬间,我的心,失去了抑制病情的能力。
名为迷恋卡特•弗莱格朗斯的病魇,从我心中渗透而出,在体内开始挥发出悍猛的威力。

我几乎是强拖硬拽着将他的身体摁在了安置在壁龛式墙壁里侧的睡床上,然后紧紧压住了他。
“不行,梅尔洛兹……”
在我怀中,卡特竭力抵抗想推开我,可被枪击中负过重伤的他,与我在腕力上的差距一目了然。
“为什么?卡特,在夏城时的你……那时的你明明索求过我。”
“在这、在这里不行……”卡特喘息着说道,“他不允许,……我能接受其他男人的地方,只有夏城……除此以外的地方,克莱西斯他——”
然而,不管他怎么拒绝,我确信他正渴求着我。
“可卡特你分明是想要我的……”
证据就是我手中感受到的卡特的热度和鼓动。
当我开始摩擦后,如同堵在喉间的喘息立即从卡特的唇中流泻而出。
“梅尔洛兹、不可以……”
他的拒绝,只是在向我体内的热情火上浇油。
他越是抵抗,我就越想捕获他、征服他、支配他,这种欲望令我无比兴奋。
“卡特,你在夏城对我说过,你是想确认自己并不是非克莱西斯不可,才让客人拥抱的,你说你一直在等着我,那为什么现在却在为那个克莱西斯守身。”
也许是我的话中混杂着责难他的成分,尽管我本无此意,可结果还是成了我在指责他。
“你说事到如今已经逃不开克莱西斯,其实,是你没打算逃,你把那男人视为必要,嘴上说着喜欢我,心里爱的却是那个男人!”
“不是,我不爱……不爱他,我不可能爱那个男人!”
卡特一口否认。
然而,我已经察觉出,对克莱西斯的憎与爱,在卡特心中交织纠缠,已到了难分难解的地步。
在他抵抗趋弱的间隙,我用握住他前方的手巧妙地刺激着他的昂扬。
卡特孱弱的部位,痛苦的部位,愉悦的部位,我全都知道。
“啊……啊、啊……”
以压倒性的力量摁制住他,我执拗地运用着手指,直到他再也无法忍耐。
“呜……”
原先在我怀中紧绷的身体,像散开扣子的领结般松弛下来,本想阻止抵抗而抓紧我的手也松开垂落。
“不……行,已经……”
卡特的身体深深陷入铺在床上的纯白毛皮中,正当我想进一步爱抚他的时候,危险的瞬间,已经临近。
“该适可而止了,亲爱的梅尔洛兹。”
犹如背上被浇了一瓢冰水,我的神志恢复了清醒。
在咫尺之处,胸前佩着白色蔷薇、一身正装的克莱西斯•罗尔夏哈帝正俨然而立。

他是什么时候来的?订婚的事怎么样了……
然而,无视我的存在,克莱西斯走近后,突然就向床上的卡特扬起了手掌。
“克莱西斯先生!”
连阻止的时间都没有,随着一声激响,正想起身的卡特,在几乎要被打飞的力道下重新倒进了毛皮中。
“你这么晚还不回来,我过来瞧瞧,就看到了这副情景。”
“等、等一下,是我!”深怕卡特会不会被卡莱西斯的力量打坏,我喊了起来,“是我不好!”
“这种事情,我知道。”
沉静的声音,可蕴含在其中有如烈焰的怒火,却向我紧迫袭来。
“克莱西斯先生……”
这时,又传来一个像在轻泣的声音,我转身,注意到门口站着一位身材高挑的女性。
在看到的瞬间,我立刻反应出她就是费里希拉小姐。
略偏红色的金发,怯生生的小鹿般的眼眸,散布着一些雀斑的脸庞并不像传闻中那么丑,乳白色的礼服裙上装饰着雪白的山茶花,给人的印象是一位保守的女性。
费里希拉小姐发出了小心翼翼的声音。
“我的、——将成为我丈夫的人,他的情人另有其他恋人……是么?”
“似乎如此。”
克莱西斯的视线饶有趣味地从我、弗里希拉小姐、还有卡特脸上依次掠过,最后重新定格在她身上。
“不过,我没料到你还有这等讽刺的才能,费里希拉。”
克莱西斯这么说完后,费里希拉小姐接下来的声音越来越轻,几不可闻。
“不是,我不是讽刺……只是,想多了解一些卡特先生的事情……”
“你还真有心。”
克莱西斯被嫉火点燃的眼睛,从我转到床上的卡特身上。
“卡特,听了你的真心话,我很受伤呢。”
我甚至能感到克莱西斯的发丝在失去掩饰的怒气下逆扬而起,那是黄金色的火焰,可怕、而又美丽——
“克莱西斯……让梅尔洛兹回去,是我对他提出了无理的要求,作为小盒子出让的代价……”
感觉出危险的卡特,还在牵挂着我。
“似乎是这样呵,我已经听说了你们的交易,另外,你们是不是还商量过要从我这儿逃走?”
今晚也是,在夏城也是,有人专门负责偷听我们的谈话,将之报告给克莱西斯。
“我不会……从你身边逃走,我已经很清楚,这办不到。”
卡特的声音流泄出丝丝暗哑,克莱西斯看上去相信了。
在夏城时还怀有希望的卡特,在那之后的数月时间里,是不是被逼到绝望,那种绝望的感受甚至已深入骨髓……
如果不这么想,卡特的顺从令我无法相信。
不知克莱西斯对卡特作过些什么,光是想象我就快发狂了。
“不过,卡特,在我看来,盒子应该算是你无偿赠送的。”
克莱西斯的怒气,又回到了今晚卡特与我的事情上。
“你是打算借这个砝码来背叛我?”
话音刚落,克莱西斯又抬手打了卡特。
“住手!”
我正想挺身而出保护处于克莱西斯暴力下的卡特,突然费里希拉小姐尖声阻止了我。
“请不要妨碍他!”
她的声音响亮地令人惊诧,可马上,她像是恢复了原本内向的性格,低下头,又成了一副有如在啜泣的声音。
“天赋美貌的人……有时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我看到了在她心中已经开始扩散的暗影。
卡特•弗雷格朗斯的存在,暴露、扰乱了我们心中的暗。

“克莱西斯……!”
一声惨叫让我回过神来,在我眼前的是被克莱西斯压入床中的卡特,还有像祷告般双手合拢紧盯着两人的费里希拉小姐。
“不要在她面前、……克莱西斯……”
“卡特,我想我有知道的权利,你是不是和梅尔洛兹做了对我不贞的事情……”
——不贞。
我万万没想到,在夏城的乱交中推波助澜送出卡特的男人,会说出这种话。
“……克莱西斯、没有这回事!”卡特的声音中已带着几分狼狈。
方才卡特说过,只有在夏城他才能接受克莱西斯之外的男人,他也曾拼命抵抗我。
是被快乐冲昏了头脑的我将他逼入困境。
“请等下,克莱西斯先生,不贞什么的……是场毫无来由的误会!”
我忍不住叫喊起来。
“卡特很厌烦我,是我强行触碰了他,仅此而已,除此以外什么都没发生,真的!”
“住口,梅尔洛兹。”
克莱西斯厉声喝止了我。
“你要不就带着那个盒子离开,如果是想留在这儿看我的管教,就安静点。”
“管教?”
看到我重复了这句话,克莱西斯笑了。
“不错,乘主人不留神搞恶作剧的宠物,当场就该呵斥管教。”
也许是过于愤怒,克莱西斯把身为情人的卡特唤作宠物。接下来,是要拿他当不懂语言、靠体罚驯养听话的动物那样对待么——
卡特在床上挣扎着,想逃开克莱西斯的掌心。
“克莱西斯,求求你,处罚我接受,随你喜欢……所以,现在不要,现在请住手!”
克莱西斯冷漠地俯视着喊叫的卡特。
“不想被捆起来的话,就听话点,卡特。”
我看到卡特的表情僵硬了。
“等一下、克莱西斯先生!”
就在这时,费里希拉小姐突然握住我的手腕,扯住了我。
她对转过身来的我摇了摇头。
“待在这儿,不要违逆他……”她那双怯生生的小鹿般的眼眸在如此传诉。
已经倾心于克莱西斯的她,视我为卡特的秘密恋人,她是在求我与她一起分担嫉妒的痛苦心情。
满意地看着我们,克莱西斯拉了下垂悬在枕旁的铃绳,召唤仆人。
不多会儿,对克莱西斯面露敬色的仆人手捧盖着天鹅绒的银盆进来了。
在床上,卡特晚礼服的前襟已被拉开,露出东洋珍珠般莹白的肌肤。
睡床安置在壁龛式的墙壁中,一旦厚厚的帷幕从天花板处放下、拉拢,就能遮住外露的部分,使人无法窥探里面的秘密,不过,克莱西斯虽然召来了仆人,却没有命人这么做。
将银盆放在床尾后仆人就退出了房间,从外面传来了锁门的声音。
“好了,卡特,忏悔的时间到了……”
抵抗着想推开克莱西斯的卡特不住地战栗。
“别、别过来……克莱西斯”
卡特在毛皮中翻滚挣扎,腰带被扯下,下肢被剥露出来,这副样子比全裸看上去更淫糜。
接着,克莱西斯一只手伸入卡特两膝之间,捉住了他前面,另一只手从胸前的口袋中抽出了白蔷薇。
白蔷薇修剪干净的花茎十分纤长。
“在开始之前,为了防止你在那两位面前泻出来,我来给你堵好栓子,卡特……”
也不知这话是真是假,克莱西斯用指尖拨开了卡特的铃口,将蔷薇花茎贴近。
“住手、住手……求你”
看到卡特发出尖叫,他随即将还沾着水滴的蔷薇花茎前端刺进纤细的嫩肉里。
“嘶……”
卡特痛得绷紧了身体。
尽管如此克莱西斯也没手下留情,蔷薇花茎不断插入……
“唔、唔……唔……”
被花茎插入的部位有蜜液从内部泌出,染湿了克莱西斯的指尖。
“唔唔……”
残忍的行为让卡特浑身僵硬、动弹不得,可当最后完全纳入花茎的时候,他的上身却妖娆地扭动起来。
男茎的前端被插入异物的同时,卡特有了感觉。
“惊讶吧?梅尔罗兹。”
克莱西斯离开插着蔷薇的卡特,望着失声的我嘲讽地笑了。
“一开始是作为惩罚来用的,到如今已经不成惩罚了,光这样做,就能让他快活地脑海一片空白……”
说着,克莱西斯碰了下蔷薇。
“啊、”
克莱西斯不过是指尖轻弹,卡特却像是内部传来了强烈的刺激,马上呻吟出声。
争相涌出的蜜液从被塞入的缝隙里溢出、流下。
“啊啊!啊啊、”
卡特在苦闷与快乐的夹缝中痛苦挣扎,克莱西斯折起他的双膝,进一步撑开。
“克莱西斯……”
想要抵抗的卡特再次被克莱西斯扇了一记耳光,沉入床里。
随着克莱西斯将卡特的双膝牢牢压上胸口,我和费里希拉小姐同时发现了其中奥秘。
在雪白双丘的缝隙中,一枚银色小锁闪闪生辉。
察觉到已经被我们发现,卡特从喉间深处发出类似喘息的声音,用双手遮住了眼睛,从他颤抖着的下颚开始延伸的喉部线条是那么优美。
克莱西斯用指尖勾住小锁,慢悠悠地拉出来,仿佛在向我们耀。
卡特发出零碎呻吟的喉头微微颤抖。
“啊……啊……啊啊……”
在床上,卡特的身体向上弓起,异物从双丘的缝隙中逐渐被抽出。
大概是埋入得太深,直到全部抽出后,我们才知道塞入卡特直肠的是十几个像串珠一样连在一起的核桃。
“哈……呵……呵……”
卡特裸呈的雪白胸膛痛苦地起伏,被插入的蔷薇随之颤抖。
克莱西斯将卡特体内抽出的淫具展示给我们看。
“是拍卖那时候让他插入的,可以起到贞操带的作用。”
与我跳舞时那股说不出的忧郁,原来是由于埋入体内深处的异物。
而那种抵死反抗,也是因为不想让我知道淫具的存在么……
“留卡特一个人我不放心,哪怕只是让他在晚会上露下脸,很快就能给社交界提供话题,成为社交场的焦点。”
侧视了一眼送到桌上的花束,克莱西斯的嘴角浮出一抹扭曲的笑容。
我终于发觉了。
这座宫殿——这个社交场的经营者,正是克莱西斯•罗尔夏哈帝。
“可还是如我担心的那样,背着我和梅尔罗兹干出这么危险的事情……”
克莱西斯把卡特体内取出的淫具放进盆里,取而代之的,是一直被天鹅绒遮掩住的一根假阳具,他高高举起以让我们看清楚。
那是将南方常绿树木分泌出的树液,倒入克莱西斯的男根模型里制成的。
大概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东西,我听到费里希拉小姐倒抽了口气。
“费里希拉,我和你父亲约定过,只有结婚前后的一个月,我不会抱卡特……所以,在那期间,我打算用这个来填满他。”
克莱西斯说完后,疼爱似的摸了下阳具的前端,随后向卡特的体内抵入。
“克……克莱西斯”
卡特挣扎着下肢想要抵抗,可克莱西斯的力量占了上风。
“咕……唔……”
未能逃脱成功,被迫吞入阳具的卡特挺起了腰部。
没作任何润滑的插入,可卡特被核桃的淫具贯穿过的秘所,似乎轻易便接受了。
一度被撬开花蕾的秘花,已经失去了反抗力。
“我这阳具味道怎么样。”
克莱西斯一边以优雅的声音询问,一边将握在手中的部分也全部插入,这才停手。
“卡特?”
卡特雪白的双丘瑟瑟地抽搐着。
“唔……唔唔……难受……”
“是么,真可怜,可这是惩罚啊,卡特……”
拖出深埋的异物,在花蕾收缩的时候重新捅入,让它再度绽开,克莱西斯以规律的、冷漠的手势重复着这一动作。
不知是痛苦还是难熬,卡特松开了原本遮在脸上的手,转而抓住克莱西斯的手,想阻止他的行为。
然而,在克莱西斯的力量面前,不过是无比脆弱的抵抗。
对于曾在战争中身负重伤,一度徘徊在生死线上的卡特,这个国家的男人们甚至无需认真地使出力气。
将阳具深深顶入的克莱西斯,开始在卡特内部搅动。
“啊啊……”
一瞬间,卡特僵直了身体,浮空的腰部一阵一阵战栗起来。
“克、克莱西斯……”
每当身体深处被碾开、摩擦,卡特端正到高贵的面容就会不由地扭曲。
克莱西斯拖出深深沉入的阳具,又再度将前端旋转着顶入、撑开卡特的秘所,一次次重复着这一动作。
看准时机,克莱西斯开始搅动阳具,挖弄起卡特的深处。
卡特半裸的身体簌簌发抖,白蔷薇的花瓣随之纷纷散落。
“啊、啊啊……克莱……西斯、克莱西斯……”
卡特的声音仿佛堵在了喉间,就在下一个瞬间,“拿出来——……”卡特的悲鸣声扬起,几乎同时,连脚趾都聚集了力气而紧紧绷起。
“啊……唔……”
滞塞的快感,折磨着男性的身体,卡特在阳具的刺激下呻吟不止。
“费里希拉很震惊呢,卡特,你真是丝毫不知羞耻……”
就像没听到克莱西斯的话,卡特并未安分下来,他依然晃动着头颅,扭摆着腰肢。
让卡特深处继续含着阳具,克莱西斯转向了我们。
“不好意思,费里希拉,我本打算好好管教他的,不知怎么,似乎成了反效果。”
面对故意在演戏的克莱西斯,一直依赖般抓着我的手不让我脱身的费里希拉,竟松开了手。
“不,克莱西斯先生,这不重要,可您能把卡特先生的蔷薇作为礼物送我么?”
惴惴不安有如啜泣的声音在索要卡特的白蔷薇。
“费里希拉,如果这是你的希望……”
克莱西斯的手攀上卡特官能膨胀的前方,指尖传来了他此刻的狼狈。
“梅尔罗兹,到这儿来,作为今晚的礼物,由你来汲取蔷薇的花蜜……”
喘息着张开唇,卡特望向我。
“不喜欢?”
此时此刻,卡特的眼瞳中栖宿着湿润、妖艳的光芒。
我的脸想必已在情欲下发热、扭曲。
“不……不是……”
我一边应声,一边漂浮般地走近了睡床。
挺立在卡特前方的白蔷薇被拔除的瞬间,我跪下身来,只为能一滴不漏地接住喷涌而出的官能花蜜。
我爱卡特•弗雷格朗斯,可在这场折磨他侮辱他的奸淫中却不由自主地作了帮凶。
因为我不想让克莱西斯和他未来的妻子夺走卡特。

是的,因为我是戴着名为梅尔罗兹的假面的背者。



END

花蔵 | trackback(0) | comment(14) |


<<新年新计划 | TOP | 用口水来拔草>>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小白,你是好人!!!

2009/12/09 23:59 | [ 編集 ]


 

话说,楼上的也是我。小白不如一鼓作气,金环蚀之后把兰陵王那个巨坑也添了吧!俺盼了您好久了涅~~

2009/12/10 00:03 | [ 編集 ]


 

哦耶,居然还有看到此坑平的一天
不过郁闷的是,好像从头到尾就没有一次完整的卡特和克莱西斯的H吧,除了开始那次偷窥的

2009/12/10 02:59 | 尘 [ 編集 ]


 

瞅你停这地方……嗷嗷||||

2009/12/15 00:24 | 飞鸣镝 [ 編集 ]


 

小白白,乃说好周末尽量把结局出来滴~~~
星星眼期待ing。^^

2009/12/19 15:22 | 谢红拂 [ 編集 ]


 

小白,爱死你了!
你果然是守信用的好银!
MUA!MUA!

2009/12/20 13:04 | 呱呱 [ 編集 ]


 

哎,结局看的我很纠结阿!看不清未来的3P!
我还是希望卡特喜欢克莱西斯多一点,越虐越爱!
我果然是很不厚道!

2009/12/20 13:20 | 呱呱 [ 編集 ]


 

哇,亲爱的小白,这个万年巨坑终于华丽丽完结了……乃辛苦了~~~
山蓝阿姨果然秉持一贯的虎头蛇尾原则啊~~
PS 盐泽大神的山蓝系drama中乃最中意哪张?偶最萌the dark blue、金环、花夜叉。

2009/12/20 18:55 | 谢红拂 [ 編集 ]


 

太感动了~谢谢花小白大人~没想到能看到金环蚀填完...最喜欢大佐了~

2009/12/20 20:21 | lan [ 編集 ]


 

鼻血......谁给我一张纸巾??

2009/12/24 23:24 | LuLu [ 編集 ]


 

哇,你真是好人!!!!!恭喜浮屠落成!!!!
看看自己在翻的坑,痛苦扭脸,刚刚进行到18章,22章才完,啥时候是个头啊~藕买糕~

2009/12/25 01:37 | 麻雀 [ 編集 ]


 

……冲着盐泽大人来的。
但是等我开始开始萌他的时候,发现他已经不在了。
为了免得自己太过伤心,他的DRAMA我就一部都没听。
【话说我每次听河井英里的歌那真素听一次哭一次】实在受不了逝者仍残留在世上的声音。TAT

2009/12/27 14:08 | [ 編集 ]


 

好人,抱住亲~~

2009/12/28 23:37 | z86809792 [ 編集 ]


 

你真有空,看来出本子也是有空的了= =

2010/01/06 22:37 | meshari [ 編集 ]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huaxiaobai.blog89.fc2.com/tb.php/153-cbecc57f

| TOP |

    痴人説夢

花小白

Author:花小白
请温柔地叫我小白~~
FROM:中国・蘇州
QQ:411260201
Mail:aisis0923@gmail.com


站内图文,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莲华本命,对大师不敬者扫地出门

    蘭台記事

    三言二拍

    筆墨丹青

    花散之扉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