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2008/10/06 (Mon) 月华缭乱1~3(苍莲)

官方再现苍莲,我圆满了。。。泪滚。。。
一激动,就弄出这么个东西,就当是迟到的中秋文吧XD

声明:
本文为架空背景的恋童高H无道片断,人物性格扭曲,苍莲主向(也许有NP情节。。。)
请各位同学谨防踩雷orz

PS:如果有翠娘路过,自动滚远一点,否则雷死活该。



月华缭乱


1

这年中秋,天色渐暮时分,苍王府里已是一派灯火通明,从王府前厅至后花园,廊下檐角,都扎起了一络络宫灯,比起往年,苍更命人寻灯艺名家制了三千盏莲花长明灯,一入夜便放入王府内天波、浩渺两处湖中,放眼望去,似有三千莲华次第绽放,流光溢彩,衬着一湖粼粼月光,一路蔓延至府外护城河中,好一派琉璃天,明月夜。
夜至戌时,皓月当空,照得王府后花园每一处角落都比平日亮堂了几分。
天波亭位于后花园中心最高的一处假山上,只有草木葱郁环绕,无隔墙遮蔽,入眼开阔,是赏月最佳的去处,借地势之利,整个王府的景色也可览入眼底。
此时,亭外月光明净,树影疏斜,亭内石桌上摆着桂花佳酿,月饼茶点。
苍倚坐在石桌旁,将莲华纤小的身子圈在怀中,指着远处湖面上莹光点点的莲花灯:“我特意找人多做了几盏,喜欢么?”
“嗯,真好看。”
这是莲华第一次在师门外过中秋,从小眼里都是青灯素火,哪里见过这等璀璨华景,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苍微笑着低头,脸颊抵着孩子柔软的头发,摩挲了一会儿,忽然问,“莲华几岁了?”
“等过了年就十二了。”
“难怪,觉得高了点。”
记得第一次抱着莲华,孩子的纤弱让他几乎不敢用力,不过半年光景,骨肉均了不少,可毕竟是初长的身量,抱在怀里还是小小的一团,惹人爱怜。
苍抬手倒了杯桂花酿,空气中立时飘散开一股淡淡的桂花甜香,举到莲华唇边:“要不要尝一口?”
“喝了会醉么?”望了望酒杯中漂浮着浅黄色桂花瓣的酒液,莲华侧头问。
“不会,这酒醉不了人。”
莲华低头抿了一口,道了声“好喝”,就直接捧着苍的手,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果然还是个孩子呵,苍不禁莞尔,又斟了一杯,莲华亦是来者不拒,喝完后竟自己动手续杯,苍见他喜欢,自然由着他,不一会儿竟空了半壶。
这桂花酿酒性虽浅,却也有几分后劲,何况莲华平素滴酒不沾,没半点酒量,接连几杯下肚,夜风一吹,酒劲慢慢泛上来,原本就粉嫩的双颊上晕开了一层酒红,只觉得浑身热哄哄,又有点飘飘然,脑中晕晕的却不难受,反而舒服地很,又含了一口酒,忽然想起来苍还一口没喝,不好意思地扭身看了看,却见苍正含笑看着自己,眼里仿佛渗进了月光,莲华忽然脑中一热,伸手勾下苍的脖子,凑上嘴唇,将一口桂花酿喂了过去。
一瞬间,苍觉得心跳都漏了一拍,万籁俱静,只有口中柔嫩的花瓣润湿而芬芳,清晰地几乎不真实。


2

当莲华反应过来自己心血来潮的行为造成了何种后果,为时已晚,滑腻灵动的舌尖窜入,温柔而强势的卷缠,桂花酒香在彼此的唇舌间流转,弥漫开一片情欲气息。
感觉连呼吸都要被攫取,莲华呜呜着想逃离,却始终无法躲开紧迫而来的侵犯。等苍松口时,怀中的小脸已经涨成一片桃红,红润欲滴的唇瓣不住翕动喘息,为了呼吸而后仰的雪白脖颈勾出柔润的曲线,无不透出无邪的诱惑。
苍舔吻着孩子嘴角残留的酒液,假装微道:“你这孩子,什么时候学会用这招勾引人了?”
“才,才没有……啊、”
还没说完,忽然身子一轻,一阵眩晕后已被苍摁在了石桌上。
轻车熟路地探入孩子的下衫中,摸索到衣带,指尖翻挑,亵衣就褪了下来,莹白的双腿顿时暴露在清冷月色中。
“不要,不要在这里……”
意识到苍的目的,莲华惊呼出声,后花园虽夜间幽静,可毕竟是露天席地,想到以往和苍在床笫间的种种不堪情景,一时间羞得满脸通红,想起身挣扎,却被摁得死死的。
“别怕,我刚才吩咐过了,闲杂人等禁止出入。”
苍柔声安慰,动作却片刻未停,指掌游走间衣衫纷纷褪落,把孩子大半个身子剥露出来,贴在胸口的手掌上下抚弄,直到掌下的茱荑逐渐挺立。
“嗯……唔唔……”
莲华本就有点熏醉,几番挑逗下,酒性更被挑起,雪玉肌肤已染上一层粉色,情不自禁地呻吟扭动着,想借石桌的冰凉来疏解体内的热潮,却不知在别人眼里,已俨然一副撩人的媚态。

第一次抱莲华的时候苍就发现这身子异常敏感,些许挑逗,就能进入状况,虽然还无法泄精,在交欢中却很容易达到高潮。一开始苍对此惊喜不已,随后却五味陈杂,以莲华的稚龄,若非久经调教,岂能在房事上如此自如契合,这个认知如鲠在喉,让苍第一次深深体会到什么是妒意和心痛。这个绝世无双的小人儿,过去不属于他,将来也未必属于他,即使现在在自己怀中的温香软玉是无可替代的真实,可心中总有一处虚空,飘忽无所着落。
苍思绪起伏,克制住想立即占有这小小身子的欲望,俯下身来回含吮两点樱红,耳边随即传来嗯嗯啊啊的糯软呻吟。轻重交替着爱抚揉弄,掌下的肌肤越来越烫人,一路往下摸向轻颤的双腿之间,捏住了稚软的玉芽,轻捻慢拢起来。
“不要……别摸那里……”
初发育的嫩芽还无法挺立,可依然是全身最敏感的一点,莲华弓起身子,下意识地抓紧始作俑者的手臂,却根本无力阻止进一步的侵犯。
修长的手指来到底下最娇嫩的入口,苍意外地“嗯?”的一声,随即轻笑:“还说不要,这里已经湿了呢……”,他的小莲华动情时,后穴会分泌出带有淡淡异香的情液,情欲越盛,情液越多,香味越浓,苍似乎极爱这种体香,欢爱时不做到香气极盛轻易不肯罢休。
莲华也已察觉身体的变化,小脸羞得满面红晕,只能闭紧双眼娇喘吁吁,放软了身子任苍索求。
伸指探了探紧闭的穴口,孩子哼叫了一声,苍不禁皱眉,莲华年纪尚幼,私处异常娇嫩窄小,且几天不行房就又紧窄如初,故每次交欢前苍都会做足润滑,现在虽然也可以等孩子自行润湿,可自己的欲望却已临近忍耐的极限。
正煎熬间,忽然瞥见桌旁的桂花酿,苍心中一动。


3

“呜呜——”
细长而坚硬的物体突然挤入体内,随着冰冷的细流涌入,莲华哀鸣出声,下身瑟瑟发抖,想动又不敢动。
“乖孩子,别动,会伤了你……”苍扶住孩子的细腰,将壶嘴推得更深。
穴口被壶嘴堵住,涌入的酒液不断汇积,小腹越来越鼓涨,加上后穴在酒液的刺激下又麻又胀,有种要失禁的感觉。莲华颤抖着,眼前渐渐水雾弥漫,终于一颗泪珠滚落脸庞,“苍……好涨……拔出来……求你……呜……”
听到带着柔润童音的泣求声,苍忍下欲火,拉开白嫩的大腿,只见紧含着壶嘴的小穴口已经红艳湿润,还闪着淫靡水光。苍心知火候已到,拔出酒壶,趁着穴口还未来得及闭合,一个挺身,送入自己早已肿胀坚硬的分身。
“啊啊——”
快要流出小穴的液体再度被堵回体内,火热硕大的硬物将细嫩的花道撑到极致,被先前冰冷的酒液蹂躏到失温的花襞本能地贴缠而上,想汲取这唯一的热度。
瞬间炸开的快感让苍快要窒息,调整了一下呼吸,掐住孩子不盈一握的细腰,就着此刻花径的湿滑迅速抽送,急不可待地享受起身下令人疯狂的柔嫩紧窒。
“呜……不……不要……嗯啊……”
“你太紧了……”
被花腔紧裹的分身甚至有些生疼,苍不由加大抽插的频率和力度,想尽早开拓这媚人的甬道。
“呜……慢、慢一点……啊啊……”
虽然已够润湿,可由于花径异常狭窄,娇嫩花襞在火热硬物的激烈摩擦下,产生一阵阵刺痛和快感,两种极致在体内迸发,莲华稚嫩的身子一下子无法承受,哀泣着扭动腰身,两条小腿也踢腾起来。
“唔……你这要命的孩子……”
挣扎的动作带动花襞一阵阵不规律的紧缩,极致的快意让苍几乎要立刻缴械投降。抓住孩子不安分的双腿,压制在单薄的胸口,这个姿势让交合处一览无遗,淡粉色的幼芽颤微微地垂在一旁,底下的小穴被硕大的凶器撑满,怯生生地抽搐着,抽插时带出的液体弄得两腿间湿泞一片,好不可怜。
苍心起怜意,俯身轻吻那张被泪水打湿的小脸,柔声道:“乖孩子,放松,让我好好爱你……”
放缓了下身的攻势,从容而有力地在花径里抽送,每一下都深深顶入,缓缓后撤,刻意在花襞上碾磨捣弄,挑逗着每一个敏感点。黏湿的液体从交和的部位滴落,带出有节奏的水声,情欲的异香悄然转浓,混杂着桂花的甜香,在夜风中弥散。

“嗯、嗯……啊……嗯啊……”
在苍技巧的抽插中,已经人事的身子很快体味出了熟悉的快感,听到粉嫩的唇瓣吐出了细细呻吟,苍不禁泛起笑意,“对,就这样……好孩子……慢慢感受我……”
在酒性和情欲的双重作用下,莲华只觉得苍魅惑的嗓音若即若离,脑袋里如同塞了棉絮,飘沉起伏,半晕半醒,只有下身的快感在不断强。
“苍……我好热……嗯嗯……啊……”
“你下面越来越湿了……舒服么……”
一缕缕清甜异香从交和处传来,煽动着苍本就高涨的欲火,用力撑开那纤细的双腿,开始加速摆动腰身,奋力捣弄滑嫩紧窄的花径,带出一股股黏湿的香液,那是他让身下的小人儿享受到快乐的证明。
“啊、啊啊……嗯、嗯、唔……”
为了让自己更加舒服,半醉中的莲华主动迎合起抽送的频率和深浅,扭送腰肢,吞吐着硕大的分身,想加摩擦的快感。当火热的坚挺擦过某一点时,娇吟声突然拔高,媚肉死死缠裹着硕大,同时收紧穴口,不让其离开。
“呃……你这小妖精……”
孩子忘情的求欢有如最强的媚药,苍咬了咬牙,将双腿挂在臂弯中,俯身反扣住柔润双肩,将小巧的身子拉向自己下身的凶器,狠狠挺腰顶弄,每一下都贯穿整条花径,恨不得将自己完全揉送进这魅惑人心的小小身子里。
“嗯、嗯、啊啊——”
激烈的撞击让莲华几乎喘不过气,双眸紧闭,小脑袋左右摇摆,一头雪丝在月光下泛着浅浅银光,仿佛流动的月辉。苍情动难抑,不住吻着小人儿精致的额头、脸颊,鼻尖,最后贴近吟哦中的红润唇瓣:“莲华,睁开眼睛,看着我……”
闻声睁开了水润双眸,似醉非醒的眼波迷惘地望着贴在自己身上的情人。
月光下,苍清俊无伦的脸庞上染了一层光晕,有如神衹,半眯的双眸幽深似海,带着权位者的强势,却又揉杂着难言的温柔,让人心甘情愿沉溺其中。
莲华竟有些痴了,情不自禁地勾住苍的肩颈,呢喃道:“苍,你真好看……莲华好喜欢你……”
心底一阵颤动,苍哑声道:“说你只喜欢我……好孩子,快说……”
“莲华只……只喜欢苍……”
羞涩的话音未落,突然后背一凉,已经被抱离了石桌,整个人都落在了苍的怀中。下坠的势道让俩人本就连接的下身结合得更深,粗长的分身直直捅入最深处,莲华失声尖叫,随即抱紧苍的肩膀,颤抖如风中秋叶。
“小妖精,你用那句话勾引过多少人……”
“嗯、啊……没有……啊啊……”
方才的告白,让苍狂喜之余又带起一阵妒意,知道不是孩子的错,却无法克制自己狂潮般升起的占有欲,只想深深侵占这可爱又可恨的小人儿,让他在自己怀中媚叫呻吟,甚至哭泣求饶。现在,至少现在,他是他唯一的主宰,无论身体还是灵魂。


TBC~~~

花蔵 | trackback(0) | comment(13) |


<<杂七杂八 | TOP | 中秋快乐-v->>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No title 

大人不考虑配几张图图吗?

2008/10/06 22:17 | 析云 [ 編集 ]


No title 

啊哈哈哈,看小白大大的H文嘿嘿好有感觉~~感觉苍连王道~

2008/10/06 23:55 | 小鱼 [ 編集 ]


No title 

恋童H图。。。我怕天打五雷轰。。。

2008/10/06 23:55 | 花小白 [ 編集 ]


No title 

突然觉得十一米有贺图MS少点啥~~大大啊~~来点贺图吧~

2008/10/06 23:57 | 小鱼 [ 編集 ]


No title 

很好~~~~最好来点贺图~~~

2008/10/07 13:18 | kikyu [ 編集 ]


No title 

大人啊
我们追求的是图文并茂啊
(虽然文已经让我流鼻血了)

2008/10/07 20:24 | 朝雾 [ 編集 ]


No title 

姐姐啊~~为什么你不自己写小说顺便再给自己画封面呢~这样才是真正的圆满吧~~~~好有感觉的H啊~~~~~~~~~~>/////<

2008/10/07 20:51 | shucong [ 編集 ]


No title 

鼻血成河。。。。TOT

2008/10/09 01:55 | 訾鹫 [ 編集 ]


No title 

到底是谁把桃子采摘过了!!!
谁呢!!!
追杀到这里来~~~呜呜呜 我要用大葱敲晕他!!

2008/10/10 15:11 | 叉叉君 [ 編集 ]


No title 

望楼上的,这个,这个,你希望是谁呢?

话说未熟的桃子才是最美味的啊-v-
ws地爬走、、、

2008/10/10 16:19 | 花小白 [ 編集 ]


No title 

=v=
我我……我希望是……我!!(被大葱K到彪血)
TAT 谁也不希望啦 谁吃掉那么嫩的一颗桃 谁舍得嗷嗷嗷!!!
灭灭么?!算自体好了……

2008/10/12 21:36 | 叉叉君 [ 編集 ]


No title 

爬着爬着爬到小白亲的窝=3=

是说这篇什么时候更新=。=

2008/10/13 01:07 | 莔lady [ 編集 ]


No title 

小白大人可以出书了~

2008/10/24 00:58 | 小鱼 [ 編集 ]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huaxiaobai.blog89.fc2.com/tb.php/110-0ccd5d9e

| TOP |

    痴人説夢

花小白

Author:花小白
请温柔地叫我小白~~
FROM:中国・蘇州
QQ:411260201
Mail:aisis0923@gmail.com


站内图文,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莲华本命,对大师不敬者扫地出门

    蘭台記事

    三言二拍

    筆墨丹青

    花散之扉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