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2009/06/28 (Sun) 兰陵王 第六章

兰陵王 第六章

原作:山蓝紫姬子
翻译:花小白

请勿转载。

第六章

1

在坚硬的床上,土御门玲司醒了过来。
周围一片昏暗,他无从得知自己身在何处。
他想动下身体,却发现自己的双腕打上了应急处理的石膏。
这时,从折断的双腕上一阵疼痛蹿起,他的额头浮出了汗水。
玲司靠意志忍受着疼痛,他一边看着天花板一边调整呼吸来适应。
虽然身上盖着被单,可他马上知道自己是赤裸着。
就这么毫无防备地被丢置在这让人心慌意乱的暗中,他感到十分不安。
最后他终于忍不住想起身,可身体却始终不听使唤。
他觉得身体里的肌腱似乎反应迟缓,无法让它们运作。
“醒了?”
突然,一直没让玲司察觉到声息的男人说话了。
玲司知道折断自己手腕的男人就在附近,由于身体行动不便他只是把头转向男人所在的方向。
他能感到在不远处有谁站着。
对方似乎也在等着他,在他能模模糊糊看清对方轮廓前都没有作声。
“看样子,你心情不太好嘛。”
男人用压抑着感情的声音问起话。
和桐生不同,——给人更接近像野兽一样印象的男人。
他叫佐野。
他说自己是那个女人的哥哥。
手腕的疼痛逐渐模糊,玲司凝视着男人。
“惠理子做的事情,我大体上从你口中听到了。”
佐野嘲笑般地微笑着又说道。
“你的伤心事我也都听了个一清二楚。”
恐怕是自己在无意识的状态下,被打了麻醉,又接连睡了好几天吧。身体的倦怠感,让玲司感觉出这一点。
佐野说的是他在麻醉快消退时,吐露出了这几日来积存于心中的话语。或许正是在这种状态下,他才不知不觉说出了一切的心事。
“你没什么精神啊。是不是手腕痛得都说不出话了?”
面对散发着某种恶意,逐渐靠近自己的男人,玲司在竖起警戒的同时感到了恐怖。
佐野曾笑着说只是让他受点小伤。
他拥有能有分寸地让人受到这种程度伤害的技巧。
当靠近正泌出痛苦汗水的玲司后,他扯掉了盖在玲司身上的被单。
在昏暗中,露出了玲司有着仿佛从内而外在发光般的莹白的肌肤,佐野眯起了眼睛。
这就是桐生所迷恋的男人。
这就是桐生所爱的肉体。
这就是杀了桐生的男人。
桐生的尸体是佐野处理的。
他秘密地把桐生埋葬在不会被任何人打扰、只有他一个人知道的地方,然后将玲司的家付之一炬。
现在应该是作为不明火灾在处理。
就算桐生的失踪会引起骚动,可最终人们也会忘了他的事吧。
到时会记着他的就只有佐野了。
在佐野清孝的内心,名叫桐生勲的男人将会一直活下去。

绕到床的后方,佐野抓住无力地横卧在床上的玲司的脚踝,拖向自己。
玲司想要抵抗,可无法自由行动的身体让他体会到这完全只是徒劳。
被压倒性的力量抓住、拖拽着,双腿在男人面前被迫分开,玲司马上就察觉到了男人的目的,他露出了新一番的狼狈模样。
佐野抓住玲司的脚踝,像要扯裂树木般进一步向左右拉开。
腰部处于搁在床沿上的状态,当男人卡进两腿之间后,玲司的两只脚已经无法再合拢。
佐野用一只手从股间掏出昂扬。
他眺视着玲司煽情的姿态,轻轻用手套弄着自己。
最后,他终于露出已经雄壮勃发的股间,刺入玲司的内襞中。
拉开抱着的玲司的双腿,同时挺进腰部,佐野贯穿了玲司。
“啊啊——……”
难以扼杀自己的声音,玲司尖叫起来。
他移动腰部想要逃走,却被佐野的手腕用力拖回来,佐野再次将腰部挺进。
在令人眼前发的激痛下,玲司不断出声哀叫,可心中满怀憎恶的佐野,却对他毫不留情。
佐野激烈脉动的怒张,并没有完全纳入玲司的内部,还有一部分残留在外面正蠢蠢欲动。
佐野带着一股冲刺的气势长驱直入。
“呜!——”喉间挤出嘶声的玲司,在冲击下睁大了眼睛,他屈辱地流下了一行泪水。
苍白的美貌在泪水中渐渐润湿,散发出一股妖媚的、如女人般的色香。
正因不是真正的女人,这种色香反而变得更加浓烈,玲司楚楚可怜的模样映入了施虐者的双眸中。
然而,征服者却仿佛身着铁铠,他面无表情,也没有产生恻隐之心。
男人的肌肤,与正在折磨玲司内部的灼热昂扬相反,阵阵发凉。
毫不留情的冲刺反复操弄着玲司,他睁大的眼瞳中不断滚下泪珠,
最后在佐野单方面射精的瞬间,他尽情地激烈地将憎恶的种子击打在玲司的媚肉中,随后就马上抽身退出。
白浊的精液从玲司被撑开的双腿之间汩汩滴落。
佐野一言不发,迅速整好了衣装。
玲司则不成人形地仰躺着。
虽然他勉强合拢膝盖,隐藏起受尽蹂躏的股间,却连自行起身,或者动一下身子也做不到,只能一副横倒在床上的状态。
佐野只是瞥了眼玲司,就匆匆出了房间。
残留下来的疼痛的手腕和下体的钝痛,加上严重的身心憔悴感,让玲司合上了眼睑。
滑落脸颊的泪水,已经没有了温度。


不知躺了多久,体液黏着在下体的不快感和阵阵疼痛让玲司皱起了眉头,他慢慢挪动起身体。
由于不清楚间距,才挪了几下就从床上滚落到地板上,玲司在这撞击下发出了悲鸣声。
双腕的剧痛和流窜于下体的激痛过于强烈,他蹲坐在地板上,仿佛孤独的幼兽不断呻吟着。
周围飘散着浓重的雄性气味——那个男人的气味。
一阵呕吐感袭来,玲司沿靠着墙边,爬到了与佐野离开时不同的另一扇门处,心想这也许是卫生间,他用嘴巴扭开了门把。
如他所料,这里有洗漱台和抽水马桶,靠里面还设有款式新颖的浴室。
玲司走进浴室,蹲下身子,像是要将男人释放在他体内的一切都吐出来。
当所有的东西终于都从身体深处流出来后,他感到刷地一阵血气上涌引起轻微的眩晕,玲司就这么靠在浴室墙上,意识逐渐混浊。
只有在失神的片刻,对玲司来说才是得到拯救,心情舒缓的瞬间。
可不久他就恢复了意识,又开始受到手腕的伤痛、身体的疼痛,以及心中苦痛的种种折磨。
摇摇晃晃站起来,玲司感到了来自背后的男人的视线,他“啊”地轻声发出了类似哀叫的声音。
与他的惊叫相反,佐野一言不发走近站在浴室中央的玲司,用温暖的水流冲洗起他的身体。
好不容易回复体温的玲司,感到身体轻松了不少,为了寻探男人的用意何在,他小心翼翼地走出浴室。
然而,玲司立即被男人迅速摁倒在地板上。
“啊……啊!——”
就在玲司保护着手腕,无法动弹的时候,男人抓住他的双腿,一路拖向自己,分开他的大腿内侧,叠压在上方。
玲司大腿内侧的不断颤抖似乎让佐野十分愉快,一边抚摸一边将他的双腿撑得更开,手指抵上了位于最深处的后穴。
被迫接受过佐野的记忆依然残存,内部战栗、糜烂的媚肉逐渐绽放,秘孔轻松地吞入了佐野的手指。
面对不知要发生何事,眼神摇摆不安的玲司,佐野从自己的口袋中取出了一枚鸡蛋。
玲司睁大了惊愕的眼瞳。
“把这个吞进去给我瞧瞧。”佐野威胁道。
玲司咬紧嘴唇睨视着佐野,见佐野对他的态度不以为意,他只能深深吸了两三口气,勉强挺起了腰。
双膝被一直弯折到胸口两边,佐野将鸡蛋贴近在这种姿势下更加暴露在外的玲司的下体。
玲司狼狈不堪,身体变得僵硬,佐野拍打着他的臀部喝斥他放松,强行将鸡蛋插入已经被手指捅入撑开的后穴。
“呜……呜……嗯嗯”
在鸡蛋最宽的部分通过前,玲司都痛苦难忍。
当鸡蛋完全纳入后,玲司股间的分身在压迫下竟然勃起了,佐野发现了这点。
“自己的手用不上,真是可惜啊。”
佐野嘲笑着,强行让玲司站起来。
半途中玲司打了个哆嗦,突然再也动不了了,佐野强迫他站起来后,离开了他的身体。
放入体内的鸡蛋压迫着玲司,一旦想动下身体,无论痛苦还是愉悦都难有个痛快,产生一种微妙的、进退两难的感觉。
保持难堪站姿的玲司,越发引来了佐野的嘲笑。
“就算是天才的芭蕾舞者,这种姿势也不怎么样啊……”
佐野发出了嗤笑声,突然,他坚硬的拳头打上了玲司的腹部。
“呜……”玲司哼了一声,摇晃着,口中吐出了痛苦的呻吟。
有如刀绞的腹部,再次挨到了佐野的拳头。
“咳……哈……”
玲司步伐蹒跚地后退了几步,失去平衡滚倒在地。这一次,佐野的拳头又从上方猛击他的腹部。
“呜啊……”溃不成声的玲司,不断喘着气艰难地发出了求饶声:“住……住手……”
会被打死……这种恐怖,这种痛苦,让玲司喘息不已。
佐野冷冷开了口。
“怎么了?变身为野兽给我瞧瞧啊。就像你杀死桐生那时候一样,跳起来砍我啊,要不然,我可要杀你了。”
又一声“咚”的钝响击入了玲司的腹部,他顾不得保护手腕,在地上翻滚躲闪。
“住……手”
玲司痛苦地倒在地上,再也动弹不得。
他咬着嘴唇,泪水在眼睛里打转。
“我可不是像他那样的好人,我不会被你的眼泪欺骗的。”
不逃走的话会被杀——快要失去意识,可玲司还是摇晃着站了起来。
佐野慢慢走近。
“啊……——”
玲司突然发出了哀叫。
碎在体内的鸡蛋,正从雪白的双股间流出、滴落。
佐野饶有趣味地看着。
“唔……唔……唔……”
玲司腰一软蹲了下来,更多的液体马上汩汩溢出。
“嗯……啊……”
玲司痛苦地吐出异物。
烂熟的褶襞妖媚、淫乱地收缩,鸡蛋的碎壳染上了残留在内部深处的佐野的液体,终于落在了地上。
玲司大汗淋漓,苍白着脸瑟瑟发抖。
“被你杀死的桐生一定非常痛苦吧。”
佐野的话,让玲司“啊——”地失声叹息。
“你懊悔了吧。”
想起了桐生,玲司开始喘息。
并不想杀他。
并不想杀桐生。
是想要杀死自己的桐生的错。
是看到自己印记的桐生的错。
从印记被看到的那一瞬起,玲司——就不再是玲司。
当美丽的容貌被丑陋印记的假面所掩盖,他就犹如奔赴战场的兰陵王,化身为凶猛的、杀意弥漫的、出于自我防卫而陷入疯狂或者说发挥出超常力量的怪物。
佐野鼻尖轻哼一声,像在嘲笑玲司的眼泪,他用手指玩弄起玲司的内部。
雪白的臀部阵阵痉挛,在无意识中绞缠住入侵的手指。
妖媚的、红色的内襞被肆无忌惮的手指粗鲁地翻搅拉出,从外边就能窥见一部分媚肉。
佐野玩弄玲司内部的手指挖出了残留的蛋壳碎片,随后他抽出被弄湿的手指,用手帕擦试干净。
玲司蹲着身子,身体内部深处的伤口让他痛苦不堪。
佐野矗立在玲司面前。
在殴打他的过程中,自己的情欲也渐渐升起。
“是要屁股被我插,还是用嘴巴让我高潮?喜欢哪种,回答我。”
玲司痛苦而湿润的眼睛,看着佐野掏出了自己的昂扬。
“……用嘴巴做……”似乎已经听天由命,玲司答道。
“啪”的一记清晰的响声,玲司的脸颊挨了一记耳光。
“换个更情*色的说法。”
佐野的声音令人害怕。
玲司咬了咬嘴唇,垂下纤长的睫毛,再次说道:“请让我用嘴巴帮你添。”
见佐野沉默不语,玲司无法使用双手的不自由的身体跪在他面前,将脸凑近男人的中心部位。
张开嘴唇,含住高高上扬的佐野的男物,用口腔深深吞入。
被火热的、柔软的舌尖卷缠,巧妙地蠕动,开始发出湿润的水声,佐野放开了克制的情欲。
玲司的口技,挑逗起了佐野强烈的欲望。
终于,白浊浓厚的体液灼烧着玲司的喉咙,注入了他的身体深处。
“噢……”佐野低吼了一声,为了让玲司吞下最后一滴精液,他用双手将玲司的头部压入自己下体。
吞下佐野欲望的玲司,痛苦地用肩膀喘息,仰望着他。
玲司也被挑起了情欲,他眼眸湿润,泪珠纷乱地挂在长长的睫毛上。
佐野释放的东西,穿过喉咙,落进体内,玲司发觉自己也逐渐产生了快感。
扑通,扑通,他感到佐野释放的东西从他身体内部发出脉动。
玲司闭上发热的眼睑,跪在地上喘气。
好难受——佐野的情感全部涌入,扰乱了玲司。
好痛苦——在身体内部大幅扩散的感觉让他不断喘息,
呜呜……仅仅这样,只不过因为侵入体内的佐野的激烈感情,他的腿间就湿润了,一个人达到了高*潮。
“啊……啊啊……”
他想忍住,可却抑制不住叫声。
佐野冷冷的双眸,正盯着他不慎射精的两腿之间。
“卖淫的,我没说你可以高潮吧。”
玲司也非常意外,他无法相信在这种情况下自己竟然也能达到高潮,一时间木然无语。



2

佐野换了床单,将一盘装在奶汁烤菜器皿里的食物似的东西放在地上。
“快吃,我可没打算让你饿死。”
佐野冷冷说道,却并不准备帮助双手无法使用的玲司,言外之音就是叫玲司像狗那样脸趴在盘子上吃。
打定主意要袖手旁观,佐野坐到床上,俯视着玲司。
“肉、蔬菜、起司和鸡蛋都放进去了,我亲手做的料理,味道应该不错。”
带着戏弄意味,佐野对犹豫着的玲司说道。
玲司如果说不饿那是骗人的。
反复思索对策未果,玲司的眼神终于脆弱地崩溃,他用不自由的双手环绕着压住盘子,将脸凑近。
如此难堪的姿势,玲司却无法停止自己的行为。
经历过饥饿的人,那种恐怖感一生都无法克服。
那些饥寒交迫、四处寻找残羹剩饭的夜晚被他埋藏在心中。
即使重新堕落到底,也必须活着从这个男人手中逃脱,玲司怀着这样的决心。
而与这个想法同等强烈的,是想进一步、更深地了解这个男人。
令人感到不可思议——

“你的父亲,到底是谁?”
在进餐途中,佐野问起玲司。
“——惠理子怀着你的孩子,据说女人都是感性的生物,如果为对方神魂颠倒无可自拔,就算是野兽的孩子也会生下来,可实际上,惠理子选择你为目标,是因为知道了你的血统吧?”
佐野清孝十分清楚惠理子的强势个性,对于作风轻浮的艺人,顶多只是一时心血来潮,玩玩就算。
玲司的母亲,是位美貌的艺妓。
这位能歌善舞,举手投足间便能魅惑众生的美艳女子,被某个男人包养,生下了玲司。
她被那个男人正妻派来的男人们所杀。
知道玲司父亲底细的只有木户峯夫。
“你不会说土御门玲司就是本名吧。”
就连佐野,也怎么都无法查明玲司的身世。
在其中有某种强大的暗处力量在操纵,隐藏起了真相。
佐野走到正来回添着嘴唇的玲司面前,从口袋中扔出一条手帕,玲司坦然地用手帕捂上嘴角,擦干净了残渍。
“我的父亲,是个姓安倍的男人……”像是作为手帕的回礼,玲司只回了这一句话。
“是这样啊……”
没想到佐野也感叹起来,过了一会儿,才扔出一句话:“果真是大人物啊,他要是有个差池,可要震惊日本了。”
“不过,这么厉害的父亲,也没法来救你吧。”
看着大概是手腕疼痛显得无精打采的玲司,佐野又换了嘲笑的口吻。
“父亲不知道我还活着,即便知道,也不会拿我当必要的存在……”
玲司模模糊糊仿佛自言自语地说着,从盘子里吃剩的食物上转开了视线。
“这就好,就是说把你烧了煮了不管干嘛都不会有人过问了。”
一瞬间,玲司看到了在佐野双眸深处的凶光,他不由地在地板上后退。
那是男人发出的强烈的情感。
包含着想对玲司施虐的欲望的憎恨,玲司的身体打战,自然而然地腰部后移想要逃开。
求生的本能部分,害怕着佐野,驱动玲司作出反应。
至今为止,还没有像这样感到恐怖过。
有着野兽双眸的男人。
——自己在杀人的瞬间,一定也有着同样的眼睛吧。
这点玲司很清楚。
即使谁都没有告诉他,他也能感到这一点。
所以,他没法想象自己逃得掉。
野兽十分了解比自己更强的野兽。

就这样,被监禁在佐野的公寓里,玲司的生活开始了。
早晚两次,每次都一样的杂烩料理就是玲司的饭菜。
由于佐野的回家时间不规律,吃饭的时间并不确定。
打着石膏的时候,洗澡和入厕都需要人帮忙,对玲司而言幸运的是,佐野是个爱干净的男人。
然而,不管玲司是不是在睡觉,佐野都会随心所欲地粗野地插入、搅动,将欲望击打在玲司的肠壁上。
有时,他会心血来潮地玩弄玲司、用手指让他勃起,令他快乐到高潮,但大多数时候,他只是一味地折磨玲司,以注入自己的欲望而告终。
有的夜晚,佐野明知自己刚抱过女人,可就像要将未尽的憎恶泄入玲司体内,他依然会贪求玲司的肉体。
与其说是性欲,不如说是以憎恨为媒介的兽欲的发泄。
类似强奸的肛交,身体谈不上习惯,可每当激情的夜晚来临时,每当佐野凌虐玲司时,有某种东西在玲司的最深处正逐渐成形。
那个夜晚。
那个杀了桐生,沐浴着他鲜血的夜晚,从心中愤怒沸腾,袭击了玲司的佐野身上感受到的、——那种,引起共鸣的东西。
玲司发现在佐野清孝居住的空间里,潜藏着与巢居在自己和木户长年一起生活的幽灵屋中的暗同质的东西。



第六章 完


这里稍微解释一下安倍这个姓氏。
在中国知道安倍晴明的比较多吧,平安时期的安倍家族是皇族血统的一支,后来分化为仓桥和土御门两支,所以现在在日本姓安倍的并不是晴明的后人。
而在现今的日本,安倍家族则是非常著名的政治世家,历届内阁要臣中都有他家的身影。
所以玲司自称土御门,是暗示自己姓安倍,但这并不表示他是晴明的后人哈。

以上纯属个人解释,非官方,仅作参考^^

白言 | trackback(0) | comment(1) |


<<十二生肖之猴子称大王 | TOP | 十二生肖之马到成功>>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果然,心情郁闷想看重口味的东西的时候,来这里是最合适的~~期待下文~

2009/07/07 00:21 | meshari [ 編集 ]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huaxiaobai.blog89.fc2.com/tb.php/141-ac919b51

| TOP |

    痴人説夢

花小白

Author:花小白
请温柔地叫我小白~~
FROM:中国・蘇州
QQ:411260201
Mail:aisis0923@gmail.com


站内图文,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莲华本命,对大师不敬者扫地出门

    蘭台記事

    三言二拍

    筆墨丹青

    花散之扉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