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2007/07/28 (Sat) 兰陵王 第二章 1~3

原作:山蓝紫姬子
翻译:花小白

严禁转载

第二章1


咚,细微的声音,集中于一点,如水纹扩散般在一片静寂的观众席中响起。
在一瞬而逝的轻微乐声中,他优美跃起,在空中优雅地完成双回旋,不等完全着地,马上再度跳跃至同一高度。
当他跃起时,带有光泽、以金、红、为基调的闪亮舞衣,在舞台顶端或两侧效果灯光的映照下,光芒四射,如梦幻般美丽。
而当舞者停止跳跃,以平衡的静姿正面观众时,他所戴的可怕假面,越发烘托出舞台上的幻想气氛。
假面和舞衣一样以金色为主,镶以五彩,上部为龙首,龇牙裂目,凶狞险恶,在灯光角度下现出各种可怖表情。
在这诡异的世界酝酿而生后,身着灿烂夺目金红交织服饰的舞者们,从舞台后面纷纷登场,跳起了称颂假面舞者的群舞。
一时间锣声交鸣。
此时,金蓝色服饰的舞者也从两侧如雪崩般涌上舞台,乐调愈发狂乱,显示着场景已移至战场。
这就是木户芭蕾舞团季节公演的第十八出剧目,《兰陵王》。
随后,激烈的战争场面结束,被数人包围的兰陵王倒了下去。

舞台上,蓄须的北周王装束威严,他双手高举,夸示力量般地挥动着,并向倒下的兰陵王步步逼近。
音乐嘎然而止。
兰陵王被青衣士兵抱住两腋,不断作着无力的抵抗,最后被扭送到了北周王面前。
当他被居高临下的北周王掀去假面时,代表冲击性的效果乐,炸裂般猛然响起。
掀开假面的瞬间,露出原貌的兰陵王像歌舞伎亮相那样,睨视着敌方首领。
与此同时,在阵阵骚动的观众席上,感叹声、惊愕声此起彼伏,舞台与观众席瞬间合而为一。
北周王所受到的冲击,就这样成了观众席间的冲击。
兰陵王从假面下显露出来的冰雪般的美貌,令北周王、也令观众移不开视线,成了戏剧性的一幕。
随后,由北周王和兰陵王俩人演绎的、肢体绞缠的情色舞蹈便在舞台上展开。
成为敌国俘虏的兰陵王,肉体上遭到了敌首的凌辱,观众们对此感受分明,而这淫糜的舞蹈,和扮演兰陵王的年轻舞者的美貌一起令他们感到满足。
扮演兰陵王的美貌青年,在宣传册上的记载为,土御门玲司。
明显是艺名,为了让人记住而起的,令人印象深刻强而有力的名字。
这个土御门玲司被北周王侵犯着,在舞台上淫乱地扭动着身体。
包括嘉宾在内,在男女比例正好各半的观众席间,些微凝滞的空气缓缓流动,观众们纷纷凝神屏息。
似乎谁都羞于率先发出声音,席间顿时生出一片静默,最后,兰陵王被部下解救,重新组织军队讨伐北周王,全剧在武将们的祝舞中落下帷幕,这时候,观众席上才终于松了口气似的开始喧哗起来,要求扮演兰陵王的土御门玲司出来谢幕。
回应观众的呼声,迅速卸完装的土御门玲司登上舞台,面对观众席上的所有人,他以诱惑性的妖异姿势挥手致意,并看准了取悦观众的最佳时机,轻巧的作了个空中旋转。
最后,土御门玲司优雅地颔首致意,从舞台一侧退下。
叹息声、感慨声都不足以表达,一片狂热的叫好声在观众席间沸腾起来。

“真是让人感到发冷的男人。”
这样的话音,传入了在指定席里一直盯着舞台看的桐生耳中。
“好像是被杀的木户私藏的宠儿,听说才十八、九岁。”
回应一开始的声音,某个带点神经质的男声接着说道。
桐生所坐的位席,是今晚的嘉宾专座,在座的都是芭蕾舞团赞助商的高层,或者其它芭蕾舞团的相关人士,要不就是像今晚的桐生一样别有目的的一干人等。
“现在顶梁柱木户死了,不正是人心惶惶的时候?”
“还有还有,一些贪心不足的都想乘虚而入。”
第三个声音插了进来。
“这可不是道听途说,只要向事务所提出申请定好时间,就能把这儿的团员带出去,不过我倒是没这意思。”
“那个土御门,也可以?”
“这个嘛,至今为止他有木户关照着,好像不太参与这种交际,不过木户死后,现在的经营者是小松,那个男人比木户更贪婪,为了钱,团里的头牌明星也照样能出卖,他就是这种男人。”
木户死后,接任芭蕾舞团的是年近五旬的原舞者小松义则,从木户芭蕾舞团创立时期就一直跟随木户的男人。
他的妻子敏子也是舞者,目前在女子部执教。

“要维持这个芭蕾舞团,可够呛啊。”
“《兰陵王》在最后一天会有午夜场,那个好像是真刀实枪在干土御门。”
“干?就为了钱,做那事儿?”
“当然,就是做那个嘛。”
“好像要十五万。”
“光看看就要十五万?”
“嗯,春季公演时的确就是这个价。”
“经营者换成了小松,还会涨价吧。”
“谁叫日本人不太愿意为艺术掏腰包。”
“不过,我们这不就是在掏了嘛。”
男人们从牙缝中漏出了窃笑声。

“椎名先生,椎名先生……”
醒悟到叫的是自己的假名,桐生勲有些慌张地将视线转向声音的方向。
后座的男人们还在继续谈论着什么。
“椎名先生,请来下后台。”
轻声叫住桐生的,正是现在流言纷纷的木户芭蕾舞团新任经营者小松义则的妻子敏子。
消瘦而衰老的前芭蕾舞者,以依然优雅的步伐,领着桐生从观众席穿过秘道,到了后台。
“椎名先生,真是不好意思开口,土御门现在很累,而且公演还有明后天的部分,希望您多加…… ”
不等小松敏子全部说完,桐生就点了下头。
“知道了,我不会影响公演的。”
小松敏子默默打量起这个名叫椎名的男人。
声音沉稳的男人。
端正的面容上,渗透着几许莫名的寂寥。
这个带点忧郁的男人,十分符合敏子的口味。
如果得知自己所中意的男人对男人怀有性癖,一般的女人可能马上会觉得愤然,可或许,也有人反而会感到安心。
在这点上,已失去女性光彩,执教着比自己美貌而有才华的年轻女舞者的敏子,就是属于后者。
不过,她接受椎名的申请,让土御门玲司作陪,并不单单是出于这个原因,这位初次来访的客人,对于敏子狮子大开口的20万要价毫不怀疑,他将连手指都能割破的一叠崭新钞票交给了敏子,对此敏子是相当满意。
她扣除了木户生前所规定的一晚上的金额,将剩余部分面不改色地放进了自己怀里。
木户被杀,被认为从中得利的,正是小松夫妇。
因为芭蕾舞团已完全落入了夫妻俩的手中……
可实际上,这不到三十人的芭蕾舞团,已经是负债累累。
“我们可是最吃亏的啊。”
敏子曾对警察这么抱怨过。
因此,多少有点余额也好,她就是这么说服自己,从椎名那里收到的钱款,她只给了丈夫十万。
“不知道是什么职业,不过看上去很有钱,衣着什么的都很体面,首先,穿着的鞋子就是高级品,不是那种穿便宜货的工薪族男人。”
“有三十一、二岁的样子,不像是变态,只要肯付钱那可是个好主顾。”
也许是具有估测年龄的特别才能,她能正确地感觉对方的年龄。
这次她也确信没看错,在后台,她就是这样将椎名的情况,向自己的丈夫、新任经营者小松义则进行说明。

“椎名先生,公演结束后会被那帮舞迷们包围,土御门会无法脱身,最好趁现在就出去。”
顺口说出的“那帮舞迷”,其中却混杂着敏子平常的心情,桐生听出了这点,此时,在两人面前后台的门突然被打开,当事人土御门玲司出现了。
卸去舞台妆,露出清爽素容的美青年,未掩见到两人后的惊讶。
“谁?”
突然,出乎想象的稚嫩声音,从他口中发出。
“这位可是你的舞迷,椎名先生。他说想请你吃晚饭。”
“马上?”
“是啊,你得陪着去吃饭,快点去换衣服。”
对前任经营者的宠儿,一副带有憎恶、轻蔑的险恶口吻,在桐生看来,正是如人心变幻的低劣举动。
“那么,椎名先生,一切就麻烦你了。”
怀着阴暗的心理,敏子希望这种事,哪怕些许也好,能令那位美青年受到伤害。

“……能进来稍等一会儿么?”
令人感到稚嫩的声音,可由于他较之年龄成熟的容貌,以及那近乎完成状态的美而产生的错觉,仔细听,就会觉出声音中与年龄相吻合的沉着。
看得出他配有专用的个人间,桐生应他所说进了房间。
狭窄的后台房间内,堆满了送来的鲜花和水果篮。
还有化妆品散发出的强烈气味。
“不好意思,我马上收拾一下……”
土御门玲司,在舞台上充满自信跳舞的他,却以无法想象的纯朴,对着镜子向初次见面的客人轻轻点头赔礼。
“没有,没关系,晚上还长着。”
桐生的回话似乎惊到了他,玲司回过头来,一动不动地凝视着桐生。
随后,似乎是不知如何回应,他有点牵强地,露出了笑容。


第二章 2


这个夜晚,东京上空挂着一轮像要跃然而出的满月。
以椎名为假名的桐生,用租来的BMW载着玲司,驶进了首都高架。
“现在去看看晚上的大海。……也许很陈旧老土,你觉得行么?”
对如此询问的桐生,土御门玲司报以微笑。
“嗯,我很乐意……”
然后,他看上去挺开心地,追加说道。
“第一次遇到像椎名先生这样的人。一般,都是些马上就去旅馆的人……”
“我……我是第一次和男人,那个,你说的这种事情,还……”
桐生开始了一番说辞。
“我和妻子关系不太好。有时候甚至会想,我会不会是同性恋者。然后,见到了你,觉得好像有什么盘旋在心里的答案出来了。”
虽然是考虑再三的台词,可一说出口,桐生就后悔了,也许什么都不说更好。
不过,土御门玲司似乎接受了桐生所有的谎言,只是静静地微笑。
超凡绝俗的美貌青年。
体态纤细而有华贵之感。
这具身体,在舞台上有着光彩夺目的存在感。
艺术舞动着艺术,想着采访记者友田所用的表述,桐生将车开进了沿海公路。

满月映照下的晚秋的大海,和缓的波浪涌起退落,就像在显示着水面下那些暗的存在。
“可以陪我待到几点?”
将视线朝向大海,桐生向身旁的青年问道。
如果面对面,他担心会出问题。
哪怕对桐生这样没有同性恋嗜好的男人来说,青年也是危险的。
“明天早上九点开始有练习,在这之前能让我回去……就行了。”
被买下的青年,用带点自虐的音色说出了这些话。
“那么,先一起去吃饭,然后上哪儿稍微喝点酒……不行,你还没成年罢。”
“嗯,不过,目前为止还没考虑过年龄的事情。”
“几岁了?”
桐生若无其事地询问道。
“九月份满十九了。”
略微犹豫了一下,玲司答道。
“是么……这样的话就没事了吧?稍微喝一口,然后……就是俩人独处了”
这时候,从桐生的侧面上,玲司看到了仿佛熟思后刻下的牢固决心。



第二章 3


桐生所选择的饭店餐厅和酒吧,玲司也很中意的样子。
在习惯于奢华生活的人群中,他令人惊异地能完全得以适应。
并没有因特异的美貌而引人注目,也没有在飘散着华丽氛围的地方,引起周围的注意。
桐生勲认识这种类型的人。
融入在日常生活中,有着常人的面貌,无论身处何地,都能消除自身存在感的一种人。
做着理性举动,却怀着阴暗心理的人。
能使潜伏在心灵深渊的兽性更加敏锐的人。
——那就是,犯罪者。
扮演美丽却有着凶狞之心的“兰陵王”的这个美青年,到底是何种人?……桐生忍不住思索起来。
“桐生惠理子小姐的丈夫桐生玲司先生,是吧?”
那一天护士所说的话,他无法忘记。
“你太太一直在叫着你的名字。”
——玲司。

“……我的脸怎么了?”
桐生的眼睛追随着用完浴室后出来的玲司,超出了一般界限的凝视,玲司忍不住问起来。
“没什么,只是觉得你很漂亮……”
慌忙找了个掩饰借口,桐生低下目光望着自己所坐的床,可就像残像一样,青年的脸还留在他的眼瞳里。
用一条浴室毛巾擦拭着湿发的玲司,显得妖艳而美丽。
从进了酒店房间,两人独处后就一直持续着的紧张气氛,反而更加深了。
靠近紧张的桐生,玲司握起了他放在两膝上不知所措的双手。
桐生抬起脸看着他。
“……交给我吧……”
用湿润的声音轻语后,他跪着打开了桐生缠在腰间的浴巾下摆,摸向腿间。
面对瞬间露出犹豫神色的桐生,玲司只是以眼神表示没关系,就将脸埋进了男人的两膝之间。
桐生发出微微的颤栗,被他的舌尖触碰、卷入口腔内部含吮时,他感到自己肉体深处有某种东西开始生根发芽、迸裂而出。
青年的嘴唇,将桐生的全部深深吞入,绞缠刺激着欲望根源 ,桐生已难以掩藏肉体上的兴奋。
像追求完美而精雕细琢成的美丽容颜,微蹙着眉尖,埋头于男人腿间努力用舌头上下含弄,桐生看着这一切,感到狂热高涨的欲望,不断冲击着自己的雄性部分。
玲司也知道桐生已经完全勃起,嗖地一下,缠裹的浴衣从他后背滑下,脱落于地。
土御门玲司露出裸体的一瞬,新的感慨笼罩住了桐生。
肌肤呈玉色,身形略显纤细,可却毫无缺陷,那是经芭蕾训练出来的柔韧身躯。
正是这具身体的内部,秘藏着能在舞台上魅惑众生、完成那么精彩跳跃的力量。
想在沉默无言中慢慢去了解,桐生在床上躺下,玲司再次用嘴唇取悦起桐生。
玲司没有看漏刚才见到自己肉体时桐生的反应。
说是第一次和同性发生性关系,带有犹豫的男人,却用要把人吞下的目光紧盯着自己的裸体,腿间的欲望也更加昂扬,这一切,都没有逃过玲司的眼睛。
他煽情地打开双足,露出从未经过阳光照射、泛出妖异雪白的大腿内侧,进一步挑动起桐生的欲念。
玲司细疏的体毛,似乎也象征着青年尚未成熟。
桐生感到一切的感情和欲望,在自己体内造出一种兴奋状态,正要发挥出异常的力量。
感觉出彼此在互相索求,玲司跨上了仰卧在床的男人上方。
在自己刚才的唾液,以及从桐生的顶端滴落的透明体液的帮助下,玲司将男人的性器推入了自己秘缝内部。
桐生的顶端感觉到了蔷薇色肉襞的喘息。
“唔……”
忍不住逸出呻吟声,随即他苦闷地仰起脖颈,将腰慢慢落下。
被狭窄的肠壁擦过,桐生的肉块顿时生出一股灼热感。
汗水在玲司的额前闪着淡淡的光泽。
尽管如此,他依然没有停止自虐式的插入。
桐生也因勉强的插入而生疼,他一边喘息,一边感受着玲司内部淫糜的蠢动,桐生的怒张越发胀大。
“啊——”
停止了疼痛的侵入,玲司的腹部起伏喘息着。
为了支撑住向前倾倒的上身,他将双手扶在桐生的胸口,发出痛苦地呻吟。
但是,玲司两腿间的昂然却已经显露出来。
希望多少能使他快乐些,桐生将手指摸上他的前端,玲司马上颤抖着发出哀鸣。
“不……不要……”
他用嘶哑而微弱的声音哀求道。
“……不要碰……不……”
桐生并没有停止手指的触弄。
“啊……啊、啊……”
玲司就着跨坐在桐生腰上的姿势,拼命扭动起来。
每当他扭动时,就另桐生插入地更深,身体内部紧紧绞住了男人。
桐生难以忍耐地发出呻吟声。
玲司开始慢慢地摇摆起腰部。
就像要抑制住动不动就想逃开的自己,玲司自我施加着痛感和折磨,到后来却有什么别的感觉正在滋生出来,他的抽送越来越激烈。
在妻子惠理子怀孕后就一直过着禁欲生活的桐生,在玲司体内激昂地兴奋不已,他无法再压抑自己的快感,一举迸发了。
“啊啊……唔……”
内部深处受到了奔流的冲击,玲司溢出了呜咽声。
浇注时不断脉动的肉块让玲司喘息不已,他慢慢地倾下上身,吻上了桐生的嘴唇。
俩人交换着如蜻蜓点水般的轻吻。
对桐生而言,却是难以忘怀的唇感。
玲司和刚插入时一样,蹙着双眉,难耐地咬紧嘴唇,抬起身体让男人的性器退了出来。
全部抽出后,他离开了桐生的身体,去浴室处理自己体内的东西,还准备好了湿毛巾。
将毛巾贴上还留有情欲余韵的男人,擦去了桐生自己喷射出的体液。
然后,他拉开床上的被子,盖上了自己和桐生的身体。
“你,不要紧吧?”
桐生看着身旁将脸埋在枕头里的玲司。
玲司有些气息紊乱,略微艰难地点了下头。
“要我拿点喝的来么?”
接着玲司这么问道,桐生并未加回答,他隔着被子摸上了玲司的身体。
玲司想退缩起颤栗的身体,桐生却压了上去,让他无法逃离。
“为什么?”
确认了玲司还处于兴奋状态的部位,桐生问道。
“我,没关系……”
颤抖着忍受着身体上的反应,玲司用因情欲而沙哑的声音拒绝了桐生。
“这可不行……”
桐生这么说着,抚摸起玲司。
没有违和感,也不觉得厌恶。
不可思议地,像有某种类似于爱怜的感情植入了身体,桐生抚弄起玲司的身体。
最后玲司停止了微弱的抵抗,像在渴求什么一样,他的身体开始起了反应。
桐生的雄性部分也再次开始抬头。
俯抱着玲司,舌尖在他颈线和背线上游走,从腰部抚摸到那紧闭的白色双丘,玲司喉头微颤不住地喘息。
如同一触碰就会受伤的花瓣一样敏感的肉体。
分开雪白的双丘,露出秘部,出现在眼前的是令人心驰神荡充血绽放的肉襞。
当手指滑进花蕾深处时,玲司马上摇着头抽泣出声。
“住……请住手……”
“为什么?明明已经成这样了……”
桐生用力、甚至是粗暴地用手指挖掘着,玲司扭动着身体,从高昂的前端开始吐出花蜜。
“不要——”
他似乎十分害怕喜悦的快感,哀求起来。
可是桐生并没有放过他。
一边从背后将昂扬深深插入因刚才的插入已经绽放的秘花中,一边用绕到前方的手指,攻击着玲司挺立的部位。
“好热……”
玲司的肉体内部是那么灼热,令人迷眩。
桐生缓缓抽动起来。
“啊……嗯……嗯……”
甜美而略带沙哑的声音,从玲司的嘴唇里逸出。
难以承受刺激的玲司,开始淫乱地扭动起腰肢,收缩起括约肌紧紧绞缠住桐生。
“啊……”
桐生的手指,更加激烈地给予他绝妙的刺激。
颤抖着产生痉挛,像在抗拒什么似的玲司拼命摇着头,挣乱了一头头发。
“啊啊——不——要——”
在这瞬间,玲司高声尖叫起来,从桐生的指缝间迸射出愉悦的白浊花蜜。
玲司拖长了尾音的呜咽,让桐生发起更加狂乱激烈的冲刺。

“对不起……”
从浴室回来后,土御门玲司的脸色有些苍白,可眼角却带着润湿,他双颊微红地向桐生道歉。
“……为什么道歉?”
面对惊讶的桐生,玲司羞涩地移开了视线。
“连我都有快感了,这……”
“为什么?你原本只打算让我一个人得到满足吗?”
伸出手臂,圈抱住玲司纤细的腰身,将他拽入床上靠近自己,桐生窥探着他的表情。
“我是被椎名先生买下的,不可以让自己快活……”
桐生震惊地凝视着怀中美貌的青年。
“不可以一起快活?我可不这么认为。”
“……可是……”
“你的客人都是这样子么?自己单方面快乐就了事了?”
有点露骨的问话,可桐生还是脱口而出问道。
“不……不是这样……”
表示否定后,玲司一下子红了脸颊。
在那一瞬间,也许是想起了以前身所感受的、令人羞耻的激烈而愉悦的一刻。
看到这样子的他,桐生对那些素未谋面的对手,感到了嫉妒。
从床上起身,桐生抱紧了土御门玲司的身体。
身体贴合紧拥,看着他铺着长睫毛的眼眸中,映出了自己的脸。
“还能再见到你么?”
“嗯,很乐意……”
玲司毫不怀疑地答道。

收拾齐整后俩人出了酒店,桐生把玲司送到了位于品川的木户芭蕾舞团所在的大厦入口。
“我就住在这附近。”玲司说明道,也许是有意不让桐生送到自己的住处。
告别时,桐生把装着十万元的信封送到了玲司手中。
“这是?”
“我的一点心意,能收下么。”
“这个,我很不安。已经收过你的钱了,不能另外再收这么多。”
很为难的样子,玲司将信封送还,却遭到了桐生的拒绝。
“我想你也接受过很多男女的援助,所以,你就当我是这些人中的一个,轻松点收下就好。我并不是想让自己成为对你而言特别的存在,你就收下吧……”
将信封塞回玲司手里,桐生发动了车子,离他远去。
桐生窥视着后视镜,直到玲司消失不见,拐过十字路口上了大马路后,他加快了车速。
在事先指定好的场所换乘上出租车,桐生勲回了公寓。
他的手、身体——连嘴唇都还残留着土御门玲司的触感。
惠理子会为之着迷,他也有所体会了。
采访记者友田会被玲司魅惑,他也能够理解了。
但是,并不是说桐生就被他勾缠住了。
因为被杀的惠理子。
临死前,不断呼唤着土御门玲司名字的惠理子。
然后,那张照片中手腕上有着红色印记的人。
木户峯夫——

一边思索着,桐生按下了录音电话,传出了佐野清孝的声音。
“喂,原谅我一下,这是第十二次打过来了。你到底跑哪儿溜达去了?我这么和善体贴的大舅子,一直在担心你啊。每周一次也好,定期给我联络一下嘛。好了好了,回头再说……”
想象着佐野清孝是用何种表情对着录音电话嚷嚷,桐生就觉得十分有趣。
佐野清孝和惠理子十分肖似,是个俊美的男人。
出身良好,却成了以暴力团为对手的搜查四课的刑警,在他体内秘藏着某种类似凶暴的因子。
女警们私下窃语,说他有着恶魔般的魅力,对此桐生也曾有耳闻。
摇头苦笑着,桐生上了床。
虽然有肉体上的疲劳,可精神却处于兴奋状态,怎么也难以入睡,就这样长夜流逝,迎来了清晨。

花蔵 | trackback(0) | comment(0) |


<<冬之星座 H片断 | TOP | 男奴下>>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huaxiaobai.blog89.fc2.com/tb.php/32-9d42e547

| TOP |

    痴人説夢

花小白

Author:花小白
请温柔地叫我小白~~
FROM:中国・蘇州
QQ:411260201
Mail:aisis0923@gmail.com


站内图文,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莲华本命,对大师不敬者扫地出门

    蘭台記事

    三言二拍

    筆墨丹青

    花散之扉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