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2007/08/27 (Mon) 兰陵王 第二章 4、5

原作:山蓝紫姬子
翻译:花小白

禁止转载

第二章 4

玲司一直呆站在大厦前,直到看不见桐生,他才穿过狭窄的小路,回到了被附近孩子们称为“怪屋”而避开的古旧家中。
拔地而起四处横行的高楼大厦,使东京发生了改变,而那些没变的地方,依然保持原貌残留了下来。这怪屋所在的一带,就是未曾改变的,昔日东京的残骸。
玄关处有钥匙,开锁进门后,玲司在暗中依旧轻车熟路地上了里面的楼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倾斜的月光割裂了房间,他端正的美貌在暗中浮现出来。
如果有谁能看到这光景,是会滋生出欲望,还是会因恐怖而叫喊呢。
现在的土御门玲司,正被这种诡异的气氛所笼罩。
房间角落里放着像装有海盗宝藏那样的衣物箱,打开箱盖,玲司把手里的信封放了进去。
把从小松义则那里收到的五万元,和口袋里的零钱一起全部放进箱内,重新合上了箱盖。
这个箱子,多年以前就在那里,近百万元的钱款,被随意扔放在里面。
玲司走向桌子,给自己煮了壶咖啡,沐浴着窗外照进来的苍白月光,慢慢享用着。
在古董桌下方,装有放置烟草的抽屉,玲司从里面取出一柄刀。
用食指抚摸着弧形的刀刃背部,嘴唇贴触上刀刃前方。
激烈交欢后燃起的身体热度,通过嘴唇渐渐被刀刃夺走。
依然记着男人的全部,难以呼吸。
这种事情,前所未有。
思念着那个刚刚分手的男人。
“——椎名先生……嗯!”
嘴唇吐出名字的瞬间,尖锐的疼痛蹿上来,随即感到了鲜血散出的铁锈味。
玲司慌忙离开原本贴靠着嘴唇的刀刃,看到了,自己流出的鲜血。
他站在月光映照下的暗影中。
时间是凌晨一点四十分。
距离清晨还有足够的,时间。



第二章 5

“大井街的凶杀案啊。”
桐生正在办公桌上摊开报纸,这时佐野出现,先一步看了起来。
“据说全身被割裂,浑身是血,正以变态者为目标线索在调查,另外大井署已经来请求警视厅支援了。”
大井街几个字扰乱了桐生的平静,看完登载的报道,他折起了报纸。
“怎么啦?这都不像你了。”
佐野玩笑着说道,马上话题一转,问起桐生今晚陪不陪他。
“好久没做桑拿了,去不去?”
佐野将脸靠过来轻声耳语。
吃了一惊的桐生睁大了眼睛。
“我还是算了。”
“不好么?偶尔也陪陪我嘛,这可是大哥的命令。”
看到桐生还在犹豫,佐野进一步施压。
“你要是不答应陪我,我就要在这儿哭了。”
这么说着却一付眉开眼笑的样子,桐生也苦笑起来。
“明白了,我陪你,条件是你请客。”
“没办法,是我邀你的,我请客。”
妻子被杀的男人,以及妹妹被杀的哥哥,似乎是遗忘了这种立场,又回到了以往相知的朋友身份,俩人笑了起来。

“虽然惠理子是我妹妹,可我也不会叫你别忘了她。要是遇到新的女人,再婚也行。你还年轻,有自己的将来。干我们这行的,总想在某处安定下来。
傍晚,说是要去哪儿小喝一杯,就选了没有女性陪酒的纯酒吧,一坐下佐野就开了口。
“少来,我们可是一个岁数,比起我的再婚,你最好还是关心下自己的婚姻问题。”
呵呵,佐野含笑侧视着桐生。
“我就这样好了,决定不结婚了。”
“为什么?”
“因为,我是个诚实的男人。”
像是要岔开话题地回答道,佐野晃动着杯子,杯中的冰块呛啷作响。
是和谁有约定吧,不然,就是和某个难有结果的对象在苦恋,桐生这么想着。
“差不多该走了吧?”佐野悄声耳语道。
“什么?”没想到桐生一脸诧异。
“笨蛋,桑拿浴……”佐野嘟哝着。
“不了。”
桐生表示了拒绝。
“还是和你这么喝一杯更好。不过,要是非去不可的话,我陪你也行。”
“切,说什么哪,我可是为了你才说要去的,那就算了,两个男人吝啬地喝杯酒得了,这样子还更惬意。”
佐野和桐生,本质并不同。虽没到正反面的地步,却拥有对方没有的东西,彼此被对方的这部分所吸引。
俩人交往已有十来年。
“不过也该换个地方了,这儿没有久留的气氛。”
“啊,还是算了,我讨厌有女人和卡拉OK的地方。”
哎?佐野略为惊讶地回望桐生。
随即,呵呵笑着表示了解。
“明白了。那么我知道有个好地方。”
“不一样么?”
“嗯,开车去吧。”
看到佐野从怀里掏出钱包和车钥匙,桐生连忙制止。
“这是酒后驾驶。”
“你想逮捕我?”
明明是刑警不该有的语言,可结合佐野这男人的个性,却不可思议地没有违和感。然而,桐生也十分顽固。
“不行,我不允许。”
“败给你了,真是敌不过昔日的优等生。”
不论何时,能令佐野言听计从的人,只有自己,可这一点桐生勲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都没有注意到。

“哪家店?”
站在车道旁打出租车,可空车却怎么也不来。
由于附近有爱情旅馆街,去那儿载客的出租车川流不息,可总会被那些招车技术好的醉客们半路拦下。桐生倒不见得会生气,可此时他估计佐野就快发火了。
“喂,哪儿的店?”
正打算说坐电车去也行,佐野却直冲冲地答道。
“我公寓里的家庭酒吧,招待就是我,有意见吗?”
“不不,没意见。”
桐生平和地抱以微笑。
“这儿是不行了,再往前走点去打车。”
等不及的佐野催促着桐生,向前面一个拐弯处的旅馆街走去。
并排走时,佐野显得略高一点。
“我觉得你总在左思右想什么出人意料的事情,得好好看着你。”
走到人迹稀少的地方,寻找着交织往来的空车,佐野没有回头地说道。
“出人意料的事情?”
“嗯,比如会不会追随惠理子去自杀……”
“不是吧,我可不是那种多愁善感的人。”
“话虽如此,可你……”
看到一辆出租车驶来,佐野举起了单手。
从俩人面前径直驶过后停下的车子,放下男女客人后,直接倒车回来了。
“去西荻……”
佐野开口道。
一开始以为要被拒载,司机却点头示意他们上车。
佐野先坐了进去,桐生扶着车门正准备上车时,正好刚才下车的那对男女转弯过了路口。
前往的地方,正是旅馆街。
看上去肯定是一对男女情侣,可桐生却注意到其中一个,是土御门玲司。
“怎么了?快上车。”
被佐野催着上了车,可桐生的视线却紧紧盯在一点上。
直到最后车子发动,再也看不到他们,桐生也没有将透过窗外的视线移开。

白言 | trackback(0) | comment(2) |


<<乌衣巷 | TOP | 山蓝插图之二>>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咔咔,沙发~~~
喜欢山蓝大神~~~~咔咔~~v-8

2007/08/28 03:50 | 泣尘 [ 編集 ]


 

飞过来看大人的窝,大人好棒!!!
加油啊~~~

2007/09/15 19:55 | 绯月红影 [ 編集 ]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huaxiaobai.blog89.fc2.com/tb.php/42-3403911c

| TOP |

    痴人説夢

花小白

Author:花小白
请温柔地叫我小白~~
FROM:中国・蘇州
QQ:411260201
Mail:aisis0923@gmail.com


站内图文,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莲华本命,对大师不敬者扫地出门

    蘭台記事

    三言二拍

    筆墨丹青

    花散之扉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