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2008/03/14 (Fri) 苍莲床单文

俺的处女作,就献给大师了orz

严正声明:

纯粹怨念之作,人物扭曲,全文高H,过敏的同学请离开,谢谢~~~
友情建议喜欢苍的同志回避。。。

都知道我道沦丧,反正画H图和写H文,也木啥本质性区别。。。- -||||

PS:写完的时候没觉得,这隔了几天再看,我被自己雷到了一下orz
厄地娘啊,这么平胸的东西。。。囧rz


踩进来的都给我留名!第一次爬文我容易么我,打滚~~~~~~~~

苍莲床单文


夜色如黛,月光格外明净,透过窗棂披洒进来,照得室内物事清晰可辨,青石地砖上几件衣袍次第散落,最后一件月白色亵衣勘勘落于最里面的红木雕花大床下。

偶有夜风拂过,花影萋萋,映在微微晃动的落地白纱床幔上,倒是活色生香起来,殊不知,正是这一方薄雾轻纱,隔出清冷与火热的两幕天地。

“嗯……苍……”一贯糅合着淡淡鼻音的温润嗓音,此刻带上了喘息的余音,撩拨着苍渐涨的情欲。

苍倾身压在那人柔腻如玉的身上,掠夺着两片唇瓣,忽而辗转厮磨,忽而激烈勾缠,只引得身下人喘息不已,却隐忍着不肯多发出诱人的呻吟。

金棕色的发丝滑过一步莲华脸颊,微痒中带起一丝酥麻,朦胧间只觉得一对温热的掌心贴紧腰间,忽然一股真气流入腰间穴位,顺经脉缓缓而行,游走全身,所到之处说不出的麻痒难耐。一步莲华倏然睁开双眼,却见苍半直起身,平时看不分明的眼瞳此刻亮得惊人,月光映照下,清俊无伦的脸上明晦不定。

“苍?……唔……”话音未落,体内那股真气突然加强催动,周身穴位仿佛被热流击打推开,每个毛孔都说不出的舒张愉悦。可随后,热潮层层涌上,一步莲华只觉全身炙热难耐,尤其是下身,气血凝集于欲望中心,却难以排解。

“苍……你做什么……嗯……”

苍低头啄吻着他的嘴唇,柔声道,“玄宗合籍双修密法,选月盈之时施行,假以时日,于你的内伤大有助益,只是……”顿了顿,将手掌从一步莲华腰间移至肋下,掌心揉搓下,真气继续吐出,却不再多言。

此法既称为合籍双修,自是夫妇情侣间所用,施用后,必催动情念爱欲穴位,需辅以交合,以助真气疏导贯通……

当初自己不惜冒逆天之大忌,将他自轮回道中召回,留在天波浩渺悉心照料,可一步莲华功体重损,修为尽失,虚亏竟如久病之身,尤其在情事上不堪承欢,每至情浓时分,半昏半醒倒是占了多数,苍怜惜他体弱,也不敢肆意尽兴要他。

玄宗合籍双修之法早就想过,只是施后激烈情交难免,怕他的身子挨不住,迟迟未敢动用。这两月来见他调养渐有起色,床第欢爱时间较之以往已延长不少,这才下了决心,隐约间,也暗藏了几分私念,想一见那人情欲失控的痴迷情态,故隐下了后半截话。

“苍……好热……”一步莲华双眸已蒙上一层水雾,月光笼罩下的肌肤晶莹如雪,衬着被真气热潮逼出的一层粉色,荡人心魄。

“忍一忍,等下就好……”吮吸着玉润的耳垂,苍声音低柔沉稳,却隐含着几许兴奋。

起身分开一步莲华两条白嫩修长的大腿,平坦的小腹下,分身已慢慢挺立,顶端泌出的爱欲泪水,沿着一对珠囊,流汇至臀缝中央的密穴处。原本紧闭的柔嫩穴口,此刻在情欲煎熬下,随着主人的喘息微微收缩翕动,诱人采撷。

“苍……苍……嗯……”温润低柔的声音中已带上一丝哀求意味,却又说不出求的是什么,只得无助地呼唤爱人的名字。

苍下身已肿胀不堪,耳中又不断传来那人如泣如诉的呢喃呼求,再也难以把持,顾不得先行开拓,就将硕大的欲望直直送入紧窒密穴中。

私密处骤然被火热肿胀侵占撑开,刺痛中却窜起一道火辣辣的酥麻快感,“啊……唔……”一步莲华隐忍不住溢出了呻吟,可随即就咬紧了嘴唇不肯再出声。

以往苍怜他情事生涩,交欢前定会先润泽开拓一番,怕弄伤了他,这次被他挑得欲念前所未有地高涨,冲动下直接要了他,正有几分后悔,却觉得紧裹住自己硕大性器的内壁湿润火热,说不出的熨贴,浑然不似往常那般紧绷干涩。当下试探着缓缓抽送了几下,却见他微蹙了眉,羽睫轻颤,双颊绯色更深,身子抖颤起伏,分明已是情动难掩。苍心知是合籍双修施行的后效,还是难免暗自惊异。

花径内的敏感点被硕大徐徐擦过,撩起一阵阵酥麻快感,一步莲华下身犹如火炙,肿胀难耐,颤巍巍地将手摸向自身欲望根源,想给与疏解,却被苍一把扯住。

“莫急,我们慢慢来……”绞缠住那人的十指,压制在云雾般在床头披散开来的雪发上,俯身吮咬他胸前两朵红樱,下身有节奏地缓缓耸动,逼得身下之人又是快活又是难耐,忍不住自己挺摆起腰身,这一下分身顶端正好擦过苍紧实的腹部,花穴收缩间也将硕物吞得更深。

“唔……”快感激流同时流窜过俩人体内,苍皱了皱眉,哑声道,“这可是你招惹的,莫要后悔……”狠狠一挺腰,欲望匝实地打进深处,不等那人惊呼出声,就急速抽送起来。

火热坚挺不断撞击着柔嫩内壁,掀起一波波情欲浪潮,一步莲华再也压制不住牙关,溢出欢愉之声,“啊……嗯……啊啊……”

早已临近爆发的分身在彼此腹部之间挤压摩擦,没几个来回就泻了出来,高潮中的花道一阵抽搐绞缠,让苍几乎把持不住,连忙起身,握紧一步莲华颤抖不已的细腰,不让他再扭动。

“怎么这么快就去了……乖,忍着点,今夜还长着呢……”嘴里哄着,身下却是不容间歇,趁着密穴略为松软,猛一挺身,近乎暴烈地抽插起来,每一下都齐根没入,狠狠摩擦过内壁上的敏感点。

尚在高潮余韵中的一步莲华怎经得起这番刺激,体内才退去一些的高热,在剧烈快感下再次席卷全身,凝结在经脉间的真气随热流而动,冲刷过全身每个情欲关穴,最后集聚在彼此紧密交合的部位。

“你里面好热……”苍发出舒服的谓叹声,心爱之人的体内炙热异常,像是有丛火,要烧去一切入侵者的理智,只留下单纯的情念、欲望。

这个人又何尝不是,自己引以为傲的道行修为,在得到他后,只怕也已焚烧殆尽,然,无怨亦无悔。世事无常,又有谁只手可遮,只手可挡,就像他总以为这个人很强,强到可以让身为玄宗之首的他倚赖的地步,可他错了,错到一回身已失去了他,今生最大的情悔,莫过于此。

欲随心动,耐不住胸中的爱意,愈发死命地顶弄身下孱弱却诱人的身躯,只想就这样与他化成一处,再无彼此,再无分离。

火热情交中,一步莲华无意识地收缩花穴,扭腰迎合,却又跟不上苍的速度,情迷中不知不觉将双腿贴紧勾缠住苍的腰身,让他进入到更深处。

他素日里恬淡寡欲,与苍欢好时多只是柔顺相与,极少纵情爱欲,眼下这番青涩的求欢痴态,让苍心中激荡不已,欲望在花穴的紧缩吮吸下,越发胀大,当下深吸了口气,紧扣住他不盈一握的腰肢,又是一轮深插狠送,在那人柔媚宛转的吟哦声中,苍低哼一声,将欲望完全埋入甬道深处,泻了出来。

滚烫的激流一道道击打在内壁上,一步莲华呜咽着摇散了一头雪发,分身颤抖了几下,又泻了一回。

苍伏在他绵软无力的身上,交合部位依然亲密相连,聆听着彼此的心跳和喘息声,似乎连凉薄空气中都弥散着浓浓爱意。

待气息稍定,抬手拂开他粘在脸庞上的零乱发丝,啄吻着一步莲华尚在喘息的红润双唇,柔声问道,“刚才舒服么……”

“嗯……”几不可闻的应答,带着情事后的慵懒鼻音。

“喜欢我这么对你么……”低沉的声音中带着几分促狭。

静默了一下,一步莲华微微偏过头去,嗯了一声,苍知他害羞,也不再戏弄,却顺势对着因侧头而露出的一段雪颈吮咬下去。

“嗯……苍……我累了……”他与苍少有这般激烈酣畅的情事,虽然满足,可连续泄了两次,方才莫名席来的汹涌情潮已渐渐退去,随之而来的是倦意与疲乏,不禁推拒起苍的挑弄。

“适才就说过,招惹了我,莫要后悔……”苍知他体虚,刚才那般尽兴已是难得,可或许是以往自己过于克制,这回欲望开了闸,大有收拢不住的势头,尤其忆起他方才那付情醉迷乱的媚态,下腹的欲火就再也压抑不住。

“唔……”感到体内的火热肉块又开始慢慢胀大,一步莲华惊呼出声,不由伸手推向苍的腰部,哪知这一下却是火上浇油。

苍眸色一暗,双腕勾住他腋下,就着彼此相连的状态,一个使力将人抱坐在了自己身上,有了爱液润泽,坚挺一下子滑到了花径最深处。

一步莲华倒抽了一口气,刚欲扭身逃离,却被那人紧紧掐住腰身,随即毫不留情地一记记顶弄起来。火热的坚挺在柔嫩内壁上不断撞击,勾起先前残留的余韵,熟悉的快感从下身流窜而上,一步莲华半身酥软,只能抠住苍的双肩,不住喘息。

感到怀中人已放软了身段,苍的双手游移到圆润的臀瓣上,一边揉弄,一边用磁性的声音哄道:“放松,让我好好疼你………”话音未落,忽然用力掰开两瓣雪团,分身的进出更加通畅,一次又一次深深贯穿怀中的纤细身躯。

密穴上下吞吐着硕大的欲望,进出间隙里还有湿热的液体汩汩滴落,交合处的淫靡水声不绝于耳,快感却一阵强似一阵,一步莲华又是欢愉又是羞耻,不由环紧手臂,将脸埋入了苍的肩窝。

几滴湿热落在肩颈处,苍心中一动,缓下身来,腾出手拧起那人下巴,见他双目紧阖,鸦翅般的睫毛上莹光点点,轻颤之下,泪珠便一颗颗滚落,细白的牙齿咬得嘴唇如海棠艳红,却始终不肯发出泣音,孱弱中透着几分倔强,说不出的可怜可爱。

苍爱极他落泪的样子,他从未见过一个人哭起来也能美到如此惊心动魄,所以心中虽怜惜,可又贪婪地想将他梨花落雨似的模样看个够。

“你知道么,当年第一次看到你落泪,我就想,能得你一滴泪的人,是何等有幸。”一一舔吮掉腮边将落未落的泪珠,凝视着他闻言后微启的水润双眸,苍缓缓说道,“可谁知,你这一生所流之泪,竟都是为了苍生……我不知道是该感到庆幸,还是无奈和……挫败……”

苍暗叹了一声,心中清楚明白,这个人愿为自己而死,却更会为天下苍生而活,可苍生呢,能了解他之苦的有几个,而自己……自己更是曾对他决然放手……

“不过今后……我不会再让你为他人流泪,哪怕是苍生也不行……”语气渐转强势,下身宣告似的重新顶弄了几记,惹得怀中人仰直了颈子,雪发起伏飘散,“你的眼泪,只能为我一人而流……”唇齿吮吸啃咬着眼前的雪白脖颈,强硬地留下了一串串占有记号。

感受到怀中人的抖颤,苍伸出手臂,紧紧圈箍住细窄的腰身,一步莲华被他勒得隐隐生疼,尤其是分身在彼此腹部的挤压下胀痛不已,“苍……苍……”夹杂着泣音的绵软呼唤,挑断了苍最后一根理智之弦,手臂收紧,固定,腰部狠狠使力,掀起了又一轮冲刺掠夺。

才得以缓息片刻的密穴再次被疯狂侵占,由于腰身被死死卡住,每一下撞击的力度和深度都完全由苍来掌控,只能被动地任他肆意掠夺。整个下身就像被一根烙铁反复贯穿,刺痛、灼热,到最后交杂成近乎麻痹的快感,一步莲华再也隐忍不住,泪珠纷纷滚落,断断续续啜泣出声,也不知是因为痛苦还是快活。

“再大声点,哭给我听……”

带着浓浓鼻音的啜泣声有如天籁,不够,怎么都听不够,看不够,他的声音,他的眼泪,他的一切美好都是属于自己的,不能与人分享,只有这个人,今生今世决不会再放手。

宛转的抽泣呻吟和低沉喘息回响在静谧内室,白纱拂动,掩住激烈叠合律动的身影,一脉春色无边。

“呜……”哭声已经哽咽,一步莲华整个人几乎都瘫软在了苍的身上,任由他上下颠弄,意识已经飘散,只觉得被越扣越紧,彼此高热的身躯仿佛要融化在一起。忽然听到苍一声低哼,一道道强劲激流打进体内深处,灼烫得内壁一阵痉挛,一步莲华不由自主地弹动了几下身子,几股玉液陆续泄了出来,随后头软软地垂在苍肩膀上,意识逐渐迷离。

苍闭目喘息,发泄后的欲望还深埋在湿润体内,一边享受着花径的持续抽搐挤压,一边轻轻抚弄安慰着怀中已柔若无骨的身子,心中难免有些愧疚,心爱之人到最后也未作抵抗,任他索求,这番情深却又让人异常感动满足。

苍低头吻了吻怀中的雪发,心中柔情无限。

今生今世,再不会负你……

温存了片刻,苍将怀中人轻轻放倒在床上,抽身退出,抬起他绵软的双腿,细细察看,方才激情之下失了控制,怕是弄伤了他。长时间的交合让密穴一时还无法紧闭,一缕缕白浊从已呈艳红色的穴口汩汩流出,大腿内侧沾满了点点情液,淫糜不堪。苍喉头一紧,连忙定了定神,尽量轻柔地用指尖挑开有些红肿的穴口边缘,想察看内部有无裂伤。

“唔……别……”一步莲华昏沉中摇摆着头,下意识地收紧穴口,想阻止外物入侵,却反而把苍的指头吞没了少许。

手指被滚烫的内壁紧紧绞住,一股股热流从花径深处涌出,火苗一样沿着指尖燃烧上来,苍的下腹一阵发热,欲望竟又开始抬头。

拔出手指,指尖上只有白浊欲液,并未见红色,暗自松了口气的同时,欲望又在下腹翻腾起来。苍眯了眯眼睛,凝视着这具让自己销魂蚀骨的身体,白玉双颊上桃红尽染,几缕零乱雪丝下泪痕宛然,柔弱而坚强,妩媚而清圣,矛盾的气质完美糅合在一起,让人情不自禁地迷恋、沉溺。

终还是难熬不住,抬起他一条腿,缓慢却坚定地挺身,几乎毫无阻碍,肿胀的欲望就被湿热内壁一寸寸吞没,完全裹住,苍发出了满足的叹息声。

“嗯……不要了……呜……”几乎已麻痹的甬道再度被撑开、侵占,一步莲华快要陷入迷蒙的意识逐渐被拉回,哀哀切切地呢喃起来。

“我会温柔的……不疼……”苍心中疼惜,却抵不过欲望的叫嚣,只能克制着速度缓缓抽送,一只手爱抚揉搓着身下雪白细腻的肌肤,另一只手却圈握住柔软的分身,有节奏地套弄起来。

在温热手掌的技巧下,点点酥麻被挑起,一步莲华轻喘着发出细细呻吟。

感觉到掌心里的可爱分身渐渐挺立,苍轻笑了下,加重了套弄的力度,同时下身也逐步加速,稳实地一下下顶弄着花心内壁,每每擦过某一点时,就听到那人带着泣音的哀吟响起,宛转撩人,苍越发在那一点上刻意戳顶挑弄起来。

“苍……苍……不行了……呜……”一步莲华下身早已酸软胀痛,可在一波波快感的冲刷下,却无力抵抗,只能哀泣地呼唤爱人的名字,盼望他早点结束这场磨人的欢爱。

“再忍耐一下……乖……”苍点吻着白皙的大腿内侧以示安慰,下身却一下快似一下,直直捣入最深处,到最后一步莲华连哭声都噎在了喉咙里,只有纤细的腰肢还在凶猛的撞击下被迫挺动。

感到掌中的分身开始颤动,知道身下人快要高潮,加力握紧收放,指肚急速摩擦着最敏感的顶端,一步莲华再经不住这般刺激,腰身一拧,点点白露尽数洒在俩人的腹部。

高潮中的甬道将分身死死绞住,苍咬了咬牙,伏下身扣紧了身下人单薄的双肩,一阵抵死抽送,终于一个深插,射出了欲望激流。

浓烈的麝香味飘荡在房内,任夜风清冷,也吹不散一片淫糜的气息。

苍捏过他偏侧过去的脸庞,羽睫上泪光尤在,紧闭的眼睑下两轮剪影静默不动,荏苒可怜,果然已是昏迷过去。苍轻轻吻干那满脸泪痕,又在淡粉色的唇瓣上吮吻厮摩了一阵,翻过身,将他圈抱在怀中,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抚着柔顺雪发。

抬眼望见窗外月色如华,隐约传来一缕清香,才忆起厢房外不远处便是特意派人开凿的莲花池,正值入夏时节,想必已有莲苞初放。

苍缓缓合上双目,感受着随夜风潜来的隐隐莲香,便有什么东西在胸腔中溢满、晕开,弥漫了整个神思。

花蔵 | trackback(0) | comment(48) |


<<要有多少爱才够 | TOP | 人臣>>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No title 

满脸鼻血的爬过.........
大人,你的文和你的图一样的H~~~~~
我会支持你的~~~~(蹲在一旁两眼闪光)

2008/03/15 17:20 | 草 [ 編集 ]


No title 

香艳……啧啧,强烈要求配图,一个体位一张,画成H漫就更好啦~HOHO
抓一只小虫“方才莫名席来的汹涌情潮已渐渐退去,”不素“袭来” = =+

另,谢花小白大建议,俺去试鸟……可是为啥觉得影拓3宝宝好敏感捏?对手指,娇弱受受一只……俺都8敢用力……掩面,俺太垃圾鸟……
然后试汉王的创艺大师那款,结论是强受一只……比较耐操……要用压的才有线条,跟铅笔感觉很类似……55,目前还在纠结中……

2008/03/15 21:15 | 龍 [ 編集 ]


No title 

咳嗽。。。踩进来了,所以留名了。。附议2楼的意见:配图吧XD

2008/03/15 22:30 | shakasaga [ 編集 ]


No title 

啊啊啊啊~激动了~拍爪子先!

2008/03/15 22:49 | 一直在路过 [ 編集 ]


No title 

好艳丽的H~
道啊~请华丽的沦丧吧~
我爱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
打滚~
呼唤配图XDDDDDDDDDDDDDDDDDDDDDDD

2008/03/15 23:00 | 一直在路过 [ 編集 ]


No title 

好奇地踏进来,掩着汹涌而下的鼻血飞奔至墙角画圈圈:汝的道,果然在华丽丽的H图与H文的背景下,华丽丽地……沦、丧、了……
……那个……请再为此文配上华丽丽的H图吧……反正偶的道也早已华丽丽的腐败掉了……
(苍:何人如此大胆?!竟偷窥吾与爱妻之私事!伏天王.降天一.怒海苍流!
桃子大师垂眸,装作没看见暴行的发生……
于是…某人华丽丽地牺牲了……)

2008/03/16 01:05 | 狸猫 [ 編集 ]


No title 

原来苍是鬼畜攻!!!!

2008/03/16 04:33 | 狂拼 [ 編集 ]


No title 

举起袖子遮脸~俺很CJ的说~俺绝对没有看到两眼放光~绝对没有~~~鼻血……

2008/03/16 06:41 | 月影花痕 [ 編集 ]


No title 

举爪!!!强烈同意配图,请小白响应一下淫民的呼声吧!!!

2008/03/16 10:37 | 小恶魔 [ 編集 ]


No title 

伎伎伎伎・?o叟祐嫌??怦・・・・・・・・

泣才孩?羊岳?・・・・・・・・・

2008/03/16 11:41 | シト? [ 編集 ]


No title 

我我我的个天啦~~~~~~~小白我太佩服你了~~~


我那个鼻血长流啊~~~~~~~~~~~~~~~~~~~救护车…………!!!

2008/03/16 12:39 | 訾鹫 [ 編集 ]


No title 

那个。。一个遗憾···
配个图吧~~大人。。。图文并茂··适合教学··啊哈哈哈····

2008/03/16 15:23 | TAMI [ 編集 ]


No title 

嗷~~~~第一次写文就来H~!太刺激鸟~~~~~~~~~~~><
抹鼻血爬走~~~~~色付きの文字

2008/03/16 22:02 | of482 [ 編集 ]


No title 

这文.....哪里看得出来是新手
活色生香..苍莲王道...好样的>////<

2008/03/16 22:13 | siw [ 編集 ]


No title 

哇哇哇~~~~~ *◇*

小白大人~~~~ 〝◇〞

你的文和你的圖一樣的出色呀~~~~~~ *◇*

真是讓人驚艷呀~~~~ *◇*

我會繼續支持你的~~~~ 〝◇〞

(摀著鼻血的爬走……) 〝◇〞

2008/03/16 23:45 | 安斯亞 [ 編集 ]


No title 

话说……人家一直是看图不留印儿的……

但素……偶仅存的rp告诉偶……大人……太强了……

于是……偶把鼻血留下了……爬下去继续腐……

2008/03/17 00:03 | 笨少 [ 編集 ]


No title 

大人写H的功力不错嘛~~~
看得人血脉喷张啊~~~

2008/03/17 14:04 | shalala [ 編集 ]


No title 

踩进来了~~~不错不错
有配图吗,好想看图啊,流口水ing......

2008/03/17 14:51 | 飞絮 [ 編集 ]


No title 

耶~~~小白好厉害哦 =v=+

2008/03/17 17:33 | lkjklkjh [ 編集 ]


No title 

我以大师的圣洁发誓,俺键盘上滴的绝对是红墨水,不是某种红色体液......

如果是...那就罚苍再抱大师一次,让小白再写一篇现场转播吧,嘿嘿....

2008/03/17 23:21 | 幻梦空花 [ 編集 ]


No title 

小白…………
你图文双修了啊
囧………………

2008/03/18 00:05 | 某月 [ 編集 ]


No title 

哇,处女H作就写这么长!!!!
您太有前途了,好考虑不要画图改写文啦

2008/03/18 00:25 | kalibu [ 編集 ]


No title 

活色生香...啊啊~话说苍是一夜几次狼啊~~

为小白的初H留印...乃很好很强大~~

2008/03/18 00:45 | 阿酒 [ 編集 ]


No title 

鼻血啊,要是配上图,那个,那个的!嘿嘿

2008/03/18 11:30 | 秋叶子衿 [ 編集 ]


No title 

是说,我知道我不厚道,但是,,我看到莲华哭的那一段。。突然想到,金子啊~金子做的串成串的长长~~~~的链子~~好有情趣哦~~~
捧脸羞涩下~

2008/03/18 12:06 | 梨子 [ 編集 ]


No title 

小白太油菜了`~在给你这文配个鼻血的图呀~~~

2008/03/18 20:30 | 默默 [ 編集 ]


No title 

流不尽的鼻血啊呀我的妈~~~~~~~~

2008/03/19 16:54 | 蓝天白云 [ 編集 ]


No title 

不浮上来支持一下实在说不过去,虽然以前一直都以潜水为多……

暴喜欢大人的图,没想到这篇H和图一样精彩啊~~强烈要求图文并茂,哦哦哦,激动地爬走~~

2008/03/19 20:53 | 寸寒心 [ 編集 ]


No title 

沒想到大人的文和圖一樣出色,支持樓上的,要圖啊~~~~~~~

2008/03/19 21:28 | 無名 [ 編集 ]


No title 

我是路人甲:大人都有实力~~都喜欢~

2008/03/19 23:00 | 蒲 [ 編集 ]


No title 

写的好啊,可是我一想到主角的样子就无比orz.....不好意思...那个木偶我真是不感冒呀

2008/03/20 19:53 | [ 編集 ]


No title 

鼻血喷尽的路人...orz.....看来以后ML前需要看一遍花大的文助兴....太HIGH了....又有美感....

2008/03/21 20:08 | [ 編集 ]


No title 

好强,脸红红地跑开.太难为偶纯洁的心灵了

2008/03/22 21:51 | onlymicky [ 編集 ]


No title 

我……不HD的鼻血了。。。。。

2008/03/23 00:45 | meshari [ 編集 ]


No title 

文如其画不同凡响,小白,偶太崇拜乃鸟!
PS:相应号召配图吧,华丽丽的H文+华丽丽的H图=华丽丽的血流成河。。。。。。。。Orz

2008/03/27 10:53 | [ 編集 ]


No title 

强烈要求配图...

2008/03/29 13:55 | 嫣烟 [ 編集 ]


No title 

这个~~~~不H,没真实感~~~~不够简洁有力。 整个过程也像蒙了层薄纱,朦朦胧胧的。

2008/03/29 21:29 | 梨川 [ 編集 ]


No title 

好久没过来逛逛了,一上来,就喷鼻血,爬走~~~~~~
大大的功力果然十分深厚啊ing(两眼发光,崇拜中),偶喜欢的很啊,加油!!!

2008/04/09 21:22 | 芷玥 [ 編集 ]


No title 

个中高手,果然!

2008/04/16 19:42 | jeanne [ 編集 ]


No title 

头一次来就看到好东西,真是唯美的H啊····

2008/04/23 18:47 | 伊 [ 編集 ]


No title 

大人实在太厉害了
喜欢+崇拜ING

2008/04/26 12:58 | YY [ 編集 ]


No title 

唔...大人的文文真素强大挖....膜拜下.....(^0^)

2008/04/28 20:57 | 香橼 [ 編集 ]


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このコメントは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2008/05/26 14:39 | [ 編集 ]


No title 

怎么不能留言啊,急得我乱蹦

2008/06/17 21:29 | [ 編集 ]


No title 

大力赞成大家的提议,一个体位一张插图,激动期盼中啊

2008/06/17 21:30 | [ 編集 ]


No title 

偶然间我就误入了“歧途”,总该留下些什么。祝大人文越写越H,图越画越神。 (*^__^*) 嘻嘻……

2008/06/23 06:14 | 燕过留名 [ 編集 ]


No title 

簡體字,一時看不懂~~~~~~~~~~~

2008/07/14 11:34 | 妮子 [ 編集 ]


No title 

強烈要求配圖!哈哈!

2008/08/15 11:14 | bow1989 [ 編集 ]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huaxiaobai.blog89.fc2.com/tb.php/78-13f3ff88

| TOP |

    痴人説夢

花小白

Author:花小白
请温柔地叫我小白~~
FROM:中国・蘇州
QQ:411260201
Mail:aisis0923@gmail.com


站内图文,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莲华本命,对大师不敬者扫地出门

    蘭台記事

    三言二拍

    筆墨丹青

    花散之扉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